练跑兼打工 

芬兰有一项非常有利环保回收的政策:在芬兰制造的保特瓶与铝罐上都会标示可回收换钱的金额与註记:大型的保特瓶是0.4欧,小型的保特瓶是0.2欧,铝罐是0.15欧。只要拿“芬兰制”且同时是“完整的”罐子到任何一家超市去,都可以换到实质的钱(原本我们捡了很多,但放不完整的罐子进去就会发出逼逼声,只能从机器取出;虽然放非芬兰制的罐子进去机器会收,但无法换钱)。其实每一罐饮料的成本都已经加在消费者身上,有点像是先把钱借放在商家,等你喝完了再拿去回收,顺便换回你借放的钱。这样也达到强迫回收的目的。因为芬兰人很爱喝酒,时常看他们从超市提好几手的啤酒出来,他们又很喜欢在阳光明媚的日子躺在沙滩或草地上喝酒,喝完就随意一丢,所以在路上时常可以看到许多啤酒罐。我们也都会随手捡回家,好几次从超市购物回来,就顺手把捡到的保持瓶和铝罐捡回家收集起来,有时一星期累积的量都可以换到1~2欧元,可以换好几公斤的马铃薯,或是一条蜂蜜土司、或是一整包EURO SHOPPER的综合麦片。若是没有想买的东西也可以直接换取现金。

原本只是顺手捡瓶子,后来也变成和林萱萱练跑的乐趣之一。每捡一个铝罐就是0.15欧,练跑2、3个小时下来,收获不少,也让原本枯躁的长跑训练变得有趣。一边跑,眼光要像伸出海面的潜水镜一样四处巡视,“那边有一个!”“还有那边!”“这不是芬兰制的不能换!”“这个可以”,两人四处跑来捡去,双腿不停跑动,双手也捡地不亦乐乎!

有几次,我们就特地挑周末的一大早(因为周五、周六晚上是最多芬兰人会喝酒随意乱丢瓶子的巅峰期)去练LSD。记得7/22(日)早上和林萱萱赖到七点半起床后,八点多出门准备今天跑2小时30分的长距离课表,出门时间时比预期晚很多(原本预计要更早点出门去捡,怕清道夫已先“捡”一步)。我背上背包,背包里放着塑胶袋,袋口拉出背包外,避免路上捡到的瓶子里有没喝完的啤酒或饮料渗到背包里。捡到的瓶子大多充满酒臭味,林萱萱把酒倒光后,就直接打开我背上的背包,把瓶子丢进背包里的塑胶带。

那天早上的风很冰,阳光藏在云层后,我们前一个小时就在边跑边捡瓶子中度过,每次停下来捡瓶子“上货”进背包时就会先暂停码表。等码表跑到一个小时时背包就已经塞满了,所以不得以先跑回家“缷货”,也顺便喝水和上厕所(因为在芬兰上公共厕所都要投钱,包括麦当劳与火车站里的厕所)。总共捡到十多个啤酒铝罐,一个可以换0.15欧(其中有些是压扁或是国外制的就没有钱换)。算算可以换到两人的一顿早餐吃,共捡到1.7欧。

缷完货的第二段跑起来就累很多,林萱萱后来跑到肚子饿,我则跑到有点想睡觉,脚和身体愈来愈重。2.5小时真的对现在的我来说还是有点超过了……不过最后还是把它撑完,感谢林萱萱陪我一起练,比较能撑下去。

算一算,这51天在芬兰走路+跑步过程中所捡瓶罐得的钱,也接近10欧元!帮Vaasa市清理市容,我们赚得薪资、获得乐趣,也同时练跑满满,一举数得。

练习新的呼吸法 

记得在07/10(二)那天练跑时终于体会到新的呼吸法。那天早上睡到快九点才起床。下雨天。在芬兰只要没有阳光的日子就令人冷得受不了。起床后先喝蛋白素、吃香蕉、喝牛奶加cereal。

刚出发不久看到路旁建筑物上大型电子钟上显示气温15度,外加下雨,所以刚跑出门时觉得冷得想逃回房间,同时又觉得好想睡,整个身体昏昏沉沉的,跑不太起来。打开节拍器,以每分钟185的步频跑。陪林萱萱先跑去送信给之前的室友,我在旁边做些跑步技术drills等她确定同学的门牌,把信投到信箱之后我们才继续跑。她先带我跑到University of Vaasa的大学图书馆门口,因为下午我要跑来这找她,再一起去海边练泳。

送完信后在学校旁的两个湖绕圈跑(每圈4公里),直到跑完两个小时。从图书馆跑向湖边时,身体因运动产生的热才慢慢把体内的寒意趋逐出境,但也还没有“跑感”,直到绕到林萱萱家旁那条林间的石砾小径才跑得比较顺,开始可以把空气吸进腹背之间,让背部向后鼓涨,让丹田持续保持有“气”一直“在”的感觉。这样跑起来一点都不费力,而且原本要刻意才能维持的每分钟185下的步率,竟也能轻易跟到节拍器每分钟185下的滴答声。超神奇的。就像一颗皮球一样一直弹啊弹地向前进,不自觉地飞快向前跑,感觉已经到每公里四分钟速,但就像在慢跑一样轻松,呼吸慢而均均,很想跑更快,但我压制自己的速度,忍住不要加速。只是让空气一直进入丹田里,让腹背持续鼓涨(虽然很不容易维持,但尽量让丹田的空气Hold住)。

使用Vibram®五趾鞋 

这一圈四公里的环湖道路大都是非泊油路面的石砾与泥土路面,我穿着宛如赤脚的Vibram®五趾鞋跑在这种路面上,听着五趾鞋底在原始路面上所发出乾脆的触地声,每一下着地都能感受到石砾与泥地所回传的感觉,那触感让自己就好像林木间的原始动物似的,愉悦地向前跑。脚掌以每分钟185的步频踏在石砾路上,双腿好像好弹簧似的上下交替弹起,有段期间维持了好几分钟的保满的丹田之气,贯穿到双腿和嵴椎直到后脑杓,此时似乎不用呼吸太多空气,就能一直向前“飞跑”,真的是像飞得一样向前进,又完全不会喘,那种感觉棒极了。

今天最棒的感受是穿Vibram®五趾鞋跑在非泊油路面上长达两个小时,那种接近自然的脚步声和触地感,让我的下肢跑起来非常愉悦。我还在想,回到台湾后要上哪去找这样优质的非泊油路面来跑呢?在林萱萱租屋旁的这段环湖路,因为每天许多人都在这条环湖路上运动或通勤上下班/课,所以虽然是石砾与泥土组成的路面,却很平整,也不生杂草。这也要归功于政府有智慧的规画,没把这段路打上泊油,非常明智的政策(因为贵的泊油路面并不一定好,也并不一定适合,这和台湾政府的思维不同)。我以为所有的公园都应尽量减少泊油的铺设,尽量以接近自然的草地、林地与原始路面来计划才是。

跑完到一旁的操场拉筋,这个四百公尺的操场中间有非常平坦与柔软的草皮,很适合赤脚跑,四百公尺的跑道也是由细砂石组成,跑起来比泊油路面软,比较不伤脚,触地感极佳,而且每次脚掌着地时都有乾脆的触地声,不知为何我很喜欢这种声音,感觉自己好像某种在野地间奔跑的野生动物似的。

附:在Vaasa市中心最大的运动用品店“Sportia”閒逛,看到各种不同的Vibram®五趾鞋摆在架上,还有型录提供翻阅(都是芬兰文所以看不懂),看来Vibram®在芬兰已经是“架上”有名的品牌了,占了颇大的摆设空间,而且单价都不便宜(介于120~160欧元之间)。

 

芬兰瓦萨(Vaasa)的跑步环境 

不破坏环境的森林步道

我个人非常喜欢在他们的森林步道里跑步,除了可以感受踏在非泊油路面上那种脚踏自然地面的清爽跑感之外,还可以避开晴空下强烈的紫外线。

离家不远有两处森林里的Cross Country Road,都是意外发现的。路面是用看似特殊挑选过的沙质地铺成,在森林里一点都不突兀,不像台湾的步道都是过于人工化,也没考虑到排水性以及与自然间的相容性,只是单面思考地开出一条条人造的步道,不像芬兰所设计的步道是与四周的环境相融,而且沙质的路面完全不影响排水性。

其中一条步道,我和林萱萱第一次去时才刚重铺,每跑一步脚都会陷下去,好像在沙滩练跑(那天变成一次不错的变相训练)。但后来再去,就变札实了,似乎是因为下雨和许多人踏过的关係。我很喜欢那种“会变”的路面,不像泊油路和PU跑道,永远都一陈不变。对脚掌来说,跑在芬兰的步道上,每一步都充满未知。

步道两旁的森林大都是顶天立地的针叶树种。前几次进入森林时都会发现很多家长带着小朋友蹲在森林里不知道在干麻,我们原本以为他们在上厕所,练跑几次之后发现他们时常提着一袋东西出来,才知道他们在採蓝莓。我和林萱萱当下就约好也要来採。

在某次1.5小时的缓和跑后,我们提着塑胶袋在森林里穿梭。那些站着时看不到的蓝莓,一蹲下来就发现它们一颗颗藏在小片叶子后面。我们愈往森林深处走,地上的蓝莓就愈多,一整片的森林的地面都是,只要有耐心,想採多少就採多少。因为蓝莓很柔软,摘採时一不小心就会被手指压破,渗出汁液。我们花了四十分钟,只採了一小袋,回家后稍微用水清洗,直接拿来吃。林萱萱还做了蓝莓派,味道酸酸甜甜,蛮清爽的,但份量对我来说真的有点太少了。 

臺湾的行人权 vs 芬兰的行人权 

回臺湾时因为先搭火车到赫尔辛基(Helsinky),再转到荷兰阿姆斯特丹(Amsterdam),再转到广州,再飞回臺湾,连续两天的回国转乘之旅让身体好几天没运动,所以一回到桃园中坜的家后就马上放下行囊先去跑步。虽然是中坜家里附近的熟悉路线,但一跑下来马上发现臺湾与芬兰的街道形成强烈的对比。“臺湾的马路/街道旁的人行道不是做给人行的,而是做给某人看的、做来应付法规的。”人行道不是坑坑洞洞,就是被汽车、机车、店家门口商品、电线桿、工程遗留物、註明台电或电信所设的设备、废弃物或杂草……等占用。在上面跑步像是在跑障碍赛,除了要小心不要撞到汽机车或杂物外,还要小心不要踩到坑洞而扭到脚,更夸张的是有时人行道会忽然中断,只能跑到马路上与车争道。“人”这个主体在“臺湾的马路”上是不受尊重的。试问:一个不尊重马路上属于弱势的行人的政府,又怎会真心地要照顾社会上其他弱势族群?像是农民和运动员。

【图】台湾很多马路都没有人行道,行人连“行”的路权都没有。摄自2008年环岛路跑第12天,于高雄往南的马路上与汽机车争道,。附註:跑步环岛日志请见:http://dhtriteam.blogspot.tw/

台湾的“行人”没有路权。臺湾的马路是属于机动车辆的世界。不管跑到那个县市的马路都一样,充满了汽机车。马路都只是为了有轮子的交通工具而建设的,它们不属于双脚。当我跑在臺湾的街头时,那些有轮子的机动车辆像史前时代的草食性恐龙,大卡车则像是超大型的巨兽一样,牠们当然不会刻意地从我身上撞过来,但我对于那些草食性动物来说像是再脆弱不过的小小生命……。在臺湾马路的世界里,也像是大自然里弱肉强食的世界一样,“行人”处在最低阶的弱势生物,大卡车和各式光鲜亮丽的轿车则是位于顶尖的高等生物。行人与自行车这些慢吞吞的生物,在臺湾马路的世界里,长久以来皆是弱小也不被重视的。当我这样跟林萱萱说时,她回应到:

个人觉得台湾的政策就是强者恆强弱者恆弱 (可以说劫贫济富), 所以造成贫富差距(台北之所以那么多人、那么多车、那么挤)。南北差距、城乡差距越来越大,弱势者/没有声音的人在臺湾是很少有人会主动理你的。反映到过马路这个小事,行人是弱势,所以请自保,没人会理你,政府也不会主动管,因为政府官员与主事者就是属于车子里面的人。芬兰则是强者自由发展,弱势者得到最多的资源,有能力的人也知道自己有责任帮助能力较差的人,政府这么做、老师这么教、人民也起之效法(峰按:这就是所谓“上行下效”的实例啊!)

在芬兰的马路上,行人觉得自己是被重视的,是比车子还重要的主体。当走到没有红绿灯的路口时,车子里的驾驶人看到了会停下来让你过,而且有时离路口还有好几公尺车子看到你要过马路就会先停下来等你慢慢走。因为我初到如此尊重行人的外地,看到车子等我都会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还会不自觉地用跑得过去,林萱萱看到我很害怕的跑过马路都会笑我。我看到其他芬兰当地人都慢慢走在车子前面,似乎车子礼让行人是天经地义的事。而我的国家--臺湾,所谓的“车子礼让行人”只是从小听到大的口号,而不是原则。这正是目前臺湾的政治人物与官员爱喊口号,却不知或不愿实际行动去完成每一道口号背后的工程,关于修复台湾的人行道,不只是实际的硬体工程,还包括人心的教育工程。但主事都却只知喊喊口号,从我懂事以来喊到大:“车子礼让行人”。而我脚下的破烂不堪的人行道,路口急着左转而逼行人闪躲的汽机车,总让那些口号变得格外讽刺。

在芬兰的马路上跑步很轻松,很放心。人行道超大,而且几乎没有人行道开到一半就不见的奇怪现像。我和林萱萱可以一直跑在宽广的人行道上,完全不用担心车子。而且随时可以看到很多芬兰人在人行道上运动,骑单车、溜直排轮、散步、溜狗和跑步。其中最让我印相深刻的是爸爸或妈妈推着小孩子在人行道上跑步,车子里的小朋友探出头来看我和林萱萱的样子,眼神滴溜溜转地好像在说“哈啰,你们也跟后妈妈一样在跑步啊!”然后直盯着你看。我可以想像车里的小孩子听着爸妈的呼吸声与脚步声,而脸上身上则感受着爸妈推进时的清风,眼珠着四处溜转不断流逝而过的新奇风景。好的生活品质、好的政策、好的制度、好的硬体建设取决于主事者的思维与远见,我很想请教臺湾各级行政官员在铺设泊油、开马路时的思维是什么?远见在哪里?我很怀疑他们是否能说服我这个小小的铁人,我很想知道为何台湾的人行道完全不适合人行?既然人无法行走其上,又何必花钱开一个不适合人行的人行道呢?我们缴的税被浪费在这种无法发挥实际功用的硬体建设上,怎能教人对政府有信心。

有别于臺湾思维的操场

目前台湾的情况是:以国小跑一圈200公尺的跑道为例,PU材质要300~400万的兴建经费,但红土只要50~60万。 体育司科长林哲宏表示,目前各级学校的跑道还是以PU占多数,拥有PU跑道的学校,在国小占65%,国中及高中占69%,大学更达85%都是PU跑道;其余的学校操场除了用红土之外,还有学校用沥青、混凝土、煤渣及再生土。(摘自:记者薛荷玉:〈风大… 红土跑道折腾学生〉,《联合报》 2008/03/06台北报导)

林萱萱在芬兰Vaasa租屋旁的操场没铺PU,而是由择选过的泥沙和草地组成。

我心中升起的问题是:“难道芬兰没有钱盖pu跑道吗?为什么操场是沙地而且看起来很『不整洁』也很『不平整』!?”这个问题常常让我在操场练跑或做肌力时升起。上网查了PU操场和沙质操场在台湾的建设费用, PU 操场贵了八倍以上。虽然比较贵,但全台各中小学到大学的操场都以PU跑道为主。既然贵很多,而且台湾各学校又都选择它,所以PU跑道理应比沙质或红土跑道具有更多优点才是!但事实却非如此,以日本为例:

日本盖学校时,已预先想到未来需求,採整体规画设计,即使是泥土操场,也要求排水功能要好,下过雨后一定时间内水能排掉,不致泥泞不堪。日本人相当重视运动安全,在PU跑道上跑跳,反作用力大,速度很快,多半是正式比赛使用,让中、小学生当成练习场地并不适合;泥土跑道的优点就是,学生较不容易受伤。(摘自:〈风沙少 排水佳 不易受伤 日本坚持泥土运动场〉《中国时报》,2006/11/17,北县焦点)日本除了大学院校有专业田径赛,必须闢PP、PU跑道外,高中以下没有一个学校用PU、PP跑道,整片操场也不植草皮,就是一大片灰土,这样要打棒球、丢铁饼、掷铅球可以多元利用;日人觉得为了培养体能,就算跌倒受伤也是正常的,要是操场多了PU、PP跑道,反而被局限住,很多运动无法做。……2010年10时宜兰淹大水,有54所学校报灾损,超过全县半数以上,灾损5200万元,好几所学校的操场被水淹没,PU、PP跑道不透水,水压、浮力造成面层和底部脱离隆起毁损;罗东国中的PP跑道就被扯坏了,红土跑道透水性佳,泡水后红土变得更密实,灾情不大,经过这次淹水考验,何种材质跑道适合宜兰?有更多思考面向。(摘自:记者吴淑君:〈日本爱用红土跑道 宜县取经〉,《联合报》,2010/11/09)

看了这几篇报导,不禁思考:为什么臺湾会选择PU操场呢?比较贵,成本高,维修经费高,而且对环境负担又大、PU材质无法回收,不排水而且运动的功能性又有所局限。

我自己下了几个结论:是否因为PU操场整洁易清理而且较美观!?是否主事者的心态认为较贵的一定比较好,而没考虑到“操场”存在的目的与功能性何在!?

校园操场的存在目的是为了让学生有良好的运动环境、能养成运动的习惯、能“喜欢在操场上面”运动,而非易整理与美观(那所谓的美观,也是一种制式化的塑胶美,我个人觉得草地和沙地看久了反而存着充满生机的自然美),那是次要目的,同时还要考虑未来维修与环保的问题,但主事者却反过来先考虑美观与易整理,每个学校先花了大钱盖PU操场,维修与后续的事再说……,好像没个学校都要办大型的标准田径赛事似的。

塑胶跑道施工繁复,成本也比泥土跑道高出几十倍。PU跑道施工时会先在跑道下方铺设柏油,然后使用国外进口的材料。完工后,平均超过10年就有汰换必要,但换掉的塑胶跑道不能烧、不能埋,不但造成环境问题,处理成本更是不低。虽然也需要维护草皮和泥质跑道,但成本相较低上许多,而且更自然。

在我们常去的操场上,平常很多人在中间草地上练足球。操场中央若是用水泥或PU地板,不但在晴天时会导致温度升高,雨天也容易积水,运动环境较差。但草地就没有这种问题。好几次都看到老师和家长带小朋友到沙质的跑道上练习,还常看到两个很像双胞胎姐妹的小选手在跑道上练短跑,她们大都在下午五、六点出来,年纪大约是国小的高年级,没有教练,但在训练前会先做各种专业的热身动作(除了类似马克操之外还有适合短跑选手的动态伸展),再进行短跑的正式训练,最后收操。林萱萱很喜欢看她们,有次我们也在练习,她还跟林萱萱打招呼,是很自律练习的一对姐妹。

 

在沙质地面跑,不但比较不伤膝盖,而且听到每一步都发出沙沙声时会有一种很愉快的感受。另一个好处是跑得快时,可以更明显地感受到脚步变轻,好像踏沙而飞,而不是每一步都踏进沙里。但这种操场的沙质并非跳远场地那种沙质,比较硬,但也可踏出脚印来。

后记:Vaasa Marathon

【图】Vassa Marathon路线图,为了让林萱萱适应场地,我们挑某天LSD训练日去跑一圈。路线很平,而且风景变化很大,有城市街道、高架桥、森林小径和海边步道,并不无聊。一圈10.6公里,要跑四圈。

这次来芬兰还好有林萱萱陪我练习,不但跟我一起练长跑,还常陪我去海边练泳,要不然我一个人到后来一定会因此懈怠的。一开始她只是陪我练226的跑步部分,直到有一次到森林步道里练跑时,看到步道旁贴着一小张Vaasa Marathon的宣传单,当天回家立即上网查,才确认2012/9/1在当地有一场马拉松赛。已订好8/27上飞机的我当然无法比,当时一直觉得遗憾透了!但林萱萱是九月初才要去德国交换学生,她刚好可比。花了几天说服她去比,虽然她一直很怕自己太久没练跑不好,我说:跟我练就好,一定跑得完。虽然时间有点赶,只剩一个多月,但她从六月底在波罗的海三小国的Riga就开始有跟着跑两小时的LSD,应该没问题。她最终还是报了,网路报名,报名费35欧元,而且愈早报名可参加抽奖活动的次数愈多。她报名时名单上才几十个人而已。报名之后,就为她设计课表(参考Lydiard在书中专为马拉松选手所开设的训练计划)。训练期间还特地实际跑一圈比赛路线,几乎都是平路,而且到9月份时气温大约是十五度上下,很适合怕热的林萱萱。跟林萱萱练跑期间一直觉得好可惜,早一个星期要回台湾,而不能跟她一起去比赛。“没关係,她一定会帮我好好比的”,我想。我们查了去年 Vaasa Marathon 第一名女生的成绩:3小时40分,所以曾在万金石跑出3小时20分的林萱萱的机会很大。经过两个月几乎风雨无阻地履行课表的练习日子之后,她再过两个小时就要在芬兰的现场比赛了,希望她能跑出好成绩。在台湾帮她加油!!

文章来源:don1don 作者:徐国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