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来自80年代的旧广告,在翻旧书的时候发现。
作者:Tim Delaney 1946年出生。曾担任英国前首相James Calaghan的顾问。



以前看过并没有太多的印象,现在再次读起来却津津有味。
也许是越来越关注运动的一切、也许是这种长文案的广告太少见了。
如果现在各运动品牌层出不穷的广告画面是震撼视觉的话,这种老文章绝对是渗入脑髓。

我们盗取了他们的土地、野牛及女人,之后又折回身去要他们的鞋子。

红色的印第安人都是忘恩负义的家伙。
他们非但不感激白人给他们带来的文明(枪支、威士忌、传染病什么的),反而花费多年的时间研制极差的药品。
自然而然地,在与他们的斗争过程中,白人们发现很有必要帮助红色印第安人做些事情。
譬如,数千万英里的土地,他们似乎还没用过。
怪模怪样的野牛,为那些征服西部的人们增加了有趣的烹饪经验。
当然还有那些印第安人的妻子,也常被“请”来平息那些受良心鞭策的持枪猎手们火烧眉毛般的怒气。
不过这项文化交流的最持久的遗产莫过于那些毫不起眼的鹿皮靴了。
一双造型精巧,舒适无比的鞋子。
即使现在,也就是第一批白人穿上一双鹿皮靴的二百年后,他们仍可进行改进。
这就是为什么Timberland品牌中的休闲鞋、踏浪鞋、步行鞋都以原土著印第安人设计的鹿皮鞋为模版。
这样做可以吗?我们的鞋匠擅长给几个令人讨嫌的印第安人做一双洁净的鞋靴吗?
情况不完全这样的。
尽管多年以来,我们已设法做了些最适度的改进。
我们一直坚持采用高价全纹理皮革,而不采用任何一种老野牛皮。我们一旦发现能供应该种牛皮的制革厂,就全部购进。
然后给皮革染色至你无法磨损退色,再用矽酮油浸泡,防止皮革干燥。
正因如此,我们采用鹿皮靴的全裹式结构制作出经典的Timberland靴。
工匠用一块单个的软皮塑造模底,拉伸上部,形成特殊的几何张力。
这实际上在你把脚伸进鞋子之前就已经起到了拉伸鞋子的作用。
这样做也延伸了鞋子的寿命。
我们手工缝制的鞋子还得从白人到来之前说起。
没有机器。没有大规模生产。没有最后交货期限。
只有一双灵巧的手在以记时论工的方式制作鞋子。
另加上一点儿来自二十世纪工艺的帮助。
像高强度的尼龙细绳一样,双结环缝在一起能防止松开,即使它破了或在不太可能的情况下断裂开时。另外乳胶封腊能防止小水滴从针眼里渗进来。
获得专利的制作流程,能使鞋面与鞋底永久粘合。
(如果印第安人只知道如何在鹿皮上补洞,那我们今天就可能做不成鞋的生意了。)
你或许会想,我们这些劳动力的结果会使一双鞋的价码很高。
对此我们绝无借口。
话说回来,有谁会使用黄铜状小孔呢?有谁会用润油牛皮鞋带呢?有谁会用全皮鞋线?
还有,哪家制鞋商在大雨来临之际如此关心你的双足?
举个例子来说,我们不仅运用所有的传统方法,我们新款“超轻”系列还采用新技术保持你的双足干爽。
这鞋以三角形Gore-Tex特号线缝制,完全防水,仍能使你的足部呼吸。(Gore-Tex每平方英寸有900亿个小孔,我们原来不相信这点,但事实如此,不能不信)
鞋底由令人难以置信具超轻质、高弹性双重功能的聚亚安酯制成。
同时有的鞋以自己的性格不与时尚妥协,甚至以内紧缝制的封腊棉布为荣。
一阵远远的、来自红色印第安人鹿皮的悲嚎?我们当然希望不是。
因为如果我们忘记自己的渊源,或改变旧式制鞋、靴的方式,有一件是肯定会发生的。
很多人准备为此而战。

来源:跑步圣经-siny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