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精英选手刘承勋跑步 运动员定向越野跑训练

刘承勋,在臺湾定向越野界的实力可说是“一哥”,近两年只要他出赛几乎都是冠军,来认识一下这位实力坚强的阳光大男孩吧!

定向越野跟我很对味

刘承勋原本是田径三千公尺障碍的选手,在考上中正大学的那一年,他选择了定向越野作为他的主修。

“为什么是定向越野?”相信每个第一次遇见刘承勋的人,都会问和小编一样的问题。“因为我觉得定向越野跟我很像!”刘承勋这么回答,而这句话在接下来的访谈中被重复了好几次。小时候我们都有玩过寻宝游戏、闯关活动等等的经验,其实这和定向越野有点类似的。在正式的比赛中,你会拿到一张地图,你必须用立刻判断最快的行径路线,用最短的时间依序找到各个检查点。这样看来,比起在田径场内无止尽的绕圈,或是打从一开始就被设定好的路线,定向越野的不确定性有更多冒险的趣味。

有时候直线距离不一定是最快的路线,因为那中间可能有个陡坡,而在比赛的时候往往只有很短的时间判读地图,胜负常常就在那几秒之间!

家人是不可或缺的力量

在六岁的时候,刘承勋就成了单亲家庭的小孩,刘承勋说:“我妈妈常常在外工作,我们相处的时间很少。”而他的哥哥一直和他有距离感,所以渴望家人关爱的刘承勋就常常往外婆家跑。直到现在,刘承勋回新竹一定都会去找奶奶。

“妈妈在我的成长过程里常常是缺席的,甚至我的毕业典礼她只来参加过一次。”儘管如此,刘承勋在访谈中说妈妈是他一路走来最感谢的人。“妈妈对我真的很重要,比女朋友还重要!”这从一个外型帅气的大男孩口中讲出来,还真让人有点不太习惯,但刘承勋毫不掩饰他对家人的爱。

去年嘉义全运会的时候,刘承勋的妈妈和外婆抽空来看他比赛,当他跑回终点看到妈妈和外婆的时候,当场忍不住哭了。“我觉得能够让我最爱的人,看到我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努力的样子,真的让我觉得…..”讲到这里刘承勋已经有点哽咽。那种感觉真的是一种言语也无法形容的吧,只有自己亲身体会过才懂那种感受。

儘管家人在成长过程当中,陪伴的时间有限,但是这并不影响刘承勋对他们的爱与感谢之意。

103年的全运会,刘承勋的母亲第一次来看他比赛,这也是刘承勋在大学最后一场定向越野赛事,刘承勋说:“家人能够支持我的梦想并且参与我的梦想,是非常重要的。”

这场比赛连我外婆也来到场加油,而且定向越野的比赛让我外婆紧张到他都不敢跟我说话,怕我会更紧张。

每个阶段都碰到好老师

刘承勋说:“我觉得我自己很幸运,每个阶段都会碰到一个好老师。”而刘承勋第一个好老师,就是小学时期的国术队教练!

因为觉得国术很酷,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刘承勋加入了国术队。“国术队的教练非常兇,而且他会管我们的考试成绩,如果考不好他会打我们!”一般的体育教练只看运动表现,很少会特别放心力督促学生的学科,现在刘承勋回想起来对他十分感谢,国术队教练的管教让他小时候对课业有一定的责任感,没有荒废学业。

然而到了国中,因为环境加上交到比较爱玩的朋友,刘承勋没有维持小时候对学业的专注。谈到国中时期,刘承勋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每天煳里煳涂的过日子,直到国三的时候遇见新的班导师,才让他又重新振作。“这个老师很特别,他会不放弃任何一个学生,甚至愿意用课外的时间辅导我们。”老师的关心成为了他努力向上的力量,而这个老师也是刘承勋走上选手之路的重要推手。

刘承勋从小没有接受正规的科班训练,一直到国中毕业前才参加田径队。班导师看见他的潜力鼓励刘承勋往运动发展,在老师的辅导下刘承勋考进新竹市成德高中田径队,这才开启了他的运动员之路。到了高中时期,因为起步得比较晚,所以刘承勋的运动表现在队上算是后段班。然而,很幸运地碰上注重课业的班导师,努力营造班上的读书风气。三年下来,体育班的训练让他蜕变成一个自律、坚强的人,而学业上也打下了一定的学科基础。

国小就喜欢运动的刘承勋,国术比赛中和对上一起获得团体锦标赛第二名。

在成德高中体育班三年,最后全班剩下11人。承勋说班上同学喜欢自称是菁英中的菁英,因为只有一人没考上国立大学。

刘承勋高中是3000公尺障碍赛的选手,因为长期受伤,最后以“指考”的方式考上国立中正大学。

结束了在成德高中三年的生活,刘承勋考上了中正大学竞技系,碰到了第一年到中正大学开课的陈俊民老师,刘承勋就是在这个时候第一次接触到定向越野,并选择定向越野作为主修。谈到陈俊民老师,刘承勋对他有说不完的感谢。“他不会用命令的方式教你,他会用讨论、商量的语气告诉你怎么做会更好。”在访谈当中,刘承勋多次提到陈俊民老师,对好师的感谢之意溢于言表。陈俊民老师打开了刘承勋的“定向越野”之路,而关于这项运动的一切几乎都是由陈俊民老师教给他的。

“我在大学有参加社团,也选修了很多商学院的课,每天常常泡在图书馆K书,有点无法顾到训练这块。”上了大学后,刘承勋明白必须经营第二专长,因此很积极的去接触他很有兴趣的行销相关课程。然而课业沉重的压力,让刘承勋萌生放弃定向越野的念头,幸好陈俊民老师拉了刘承勋一把,才让刘承勋继续坚持在这条路上。在此之后,除了训练,刘承勋也常常和老师请教生涯规画,两人渐渐变成是亦师亦友。

在大学最支持做我任何事情的教练陈俊民教授,在大学五年里老师身兼多职亦师亦友,给了我很多人生道路上的指引。

2014年义大利世界锦标赛,创下台湾首位完成中距离决赛的佳绩。

中正大学定向越野代表队在全民运的比赛当中共获得25面奖牌,中正大学也是台湾定向越野运动的指标大学。

也因为定向越野,带我去20余国的森林里闯荡,也让我人生的视野更为广阔。

每天都要挑战最好的自己

在採访当天,刘承勋才刚结束赞助商的广告拍摄,隔天又要匆匆忙忙地搭飞机到澎湖进行训练,为七月底的国际赛做准备,而当周六他还要再赶到高雄主持定向越野的推广活动。生活十分的多彩多姿,很充实也很紧凑。问他这样不累吗? 刘承勋说,“我每天都把自己归零,挑战最好的自己。”刘承勋要用最努力的态度来打破大家对“运动员”的刻板印象,除了定向越野的专项训练,他在校园内参与社团活动,再校外他积极推广定向越野让更多人认识。

今年,刘承勋跨足挑战铁人三项赛,他说想要试试看不一样的领域。“在定向越野的比赛因为常常拿到不错的成绩,所以每次出赛前大家都会觉得你拿到冠军是应该的,但另一方面又有很多选手会想把你拉下来。”面对双重的压力他选择尝试铁人赛享受,然而到了铁人赛大家又会因为他是“运动员”的身份而期待他有高水准的表现。面对压力,他还是那一句话:“每天都要挑战最好的自己。”不对自己设限,才能有更广阔的天空。

这个月底,他即将要到苏格兰参加定向越野世界锦标赛,刘承勋说:“今年年初在『定向越野世界排名赛臺湾站』拿下冠军让我更有信心。”这次他把重心放在短距离赛,希望这次能够突破16分的完赛时间。目前已经是研究所一年级的他,知道自己的选手生涯正在倒数,他把握每一天的练习时间,珍惜“定向越野国手”的身分,希望等到退役的那一天他能够不留下遗憾。

今年臺湾首次承办世界定向越野协会的单站比赛,而举办的地点正是在自己的母校中正大学,绝对的主场优势反而让刘承勋备感非赢不可压力。最后他为臺湾留下冠军,也为自己添一座重要的奖盃。

    女性跑步运动生理学 : http://www.paobushijie.com/women-physiology
    女性运动指南 : http://www.paobushijie.com/nvxingyundong
    运动内衣: http://www.paobushijie.com/sports-br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