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专访崇华的场景,不在体育场,不在越野赛道,在城市深秋,大楼的一方角落;阳光洒落桌面,以咖啡代餐,我们谈的,也是不完全运动,从另一个视角看的黄崇华。

说起黄崇华,可能有些跑者会楞一愣,不清楚是谁;但只要一提到三重箭歇团,大家马上了然,这都要归于三重箭歇团才成军短短三年,就拿下今年美津浓接力赛社会组第一名的成绩;而黄崇华,正是三重箭歇团的团长兼总教练。

穿着白领衬衫的崇华,一点也看不出来运动员的气息,白天与夜晚在田径场的样子大不相同。崇华毕业后即进入金融产业,至今已经超过十年的时间。一个从小学到大学,几乎都是体育专科的学生,毕业后进入社会系统稳定过了十几年,却依然未荒废运动专长,在台湾运动风气蓬勃发展后,很快找到自己一席之地展翅飞翔。这样的崇华,令人好奇。

(以下以问答方式进行)

Q:崇华,你毕业后从事过任何和体育相关的工作吗?

A:完全没有。因为十几年前台湾的体育环境很不好,体育专科毕业后,除了学校和健身房并没有其他工作机会。我选择从金融产业开始起步,收入比本科系的工作好很多,几乎是两倍。我是个务实的人,我觉得年轻时应该多赚点钱。确实当年金融产业环境比现在好,很好做,奖金很多。

Q:我们知道你从小就是一个运动员,进入一般的工作领域,会不会格格不入呢?

A:会。刚开始对于要穿衬衫、打领带,真的很不习惯。当初我以为我做不了半个月就会打退堂鼓,没想到一晃眼就超过十年了。但我觉得环境会造就人才,运动员本身是不服输的,何况我是长跑出身,长跑培养我的个性就是不轻易放弃、不随便认输;越是遇到困难,越激起我想克服的心,应该是这样的个性让我在这个产业待了十年。

Q:为什么你离开文化大学体育系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依然与体育界没有脱节?

A:我虽然不从事本科的工作,但是我从来没有停止跑步。我从小学开始跑到现在,跑龄已经二十五年了。进入社会后,我依然保持每周五天的跑步习惯,从来不曾间断;如果遇到下雨,我可以忍耐停跑一两次,但如果持续下雨,就算是大颱风打雷我都不管了,照样出去跑(笑)。可以说,我活到现在,跑步的时间超过我生命的一半强。而且我很早就接受运动品牌的赞助,二十岁的时候就和Nike有合作,他们早期的时候有一本Running期刊,我拍过封面.国中也曾经与“统一企业长跑队签约”。

Q:听起来运动产业的商业体制你很早就接触,并且有经验了?这是你与这市场没有脱节的主因吗?

A:应该是说,我一直都在跑步环境、在跑团里,没有脱离跑步组织。跑团可以创造一种氛围,跑者的热情会彼此感染,可以说跑团对跑者来说是很重要的。
我最早加入芦慢(芦洲慢跑),跑了好多年,十几年前慢跑是年纪比较大的人从事的运动,年轻人很少,年纪大的人喜欢自己跑并不热衷赛事,慢慢地我就无法满足了。后来我加入其他比较以赛事为目标的团体,大概跑了六七年,这之中也有机会成为跑团总干事,但那并不是我的主轴,我的主轴还是跑步。对于行政琐事太多的团体,不是我所追求的,这让我开始思考自己想要什么样的跑步团体。因缘际会,决定和朋友一起创立一个单纯以跑步为核心价值的跑团,就是三重箭歇团。当然,我很欣慰这三年来这个核心价值都没改变,我们的确朝全台湾最专业的休閒跑团在努力。

Q:为什么三重箭歇团的成绩这么好?有这么多的好手?

A:因为我们没有别的宗旨,我们创团唯一宗旨就是纯粹的跑步。对于跑步,我们坚持,并且全力以赴。我们追求的是对跑步专注的核心价值,痛苦指数越高,感受到跑步的价值越多。我常常和团员说,现在你为追求进步,也许会觉得辛苦甚至痛苦,但是当有一天你不再跑步时,你会怀念,因为那是自己曾经为追求进步付出的心力。我不喜欢谈快,我们谈专注,但是当你专注在跑步的当下,你感受到跑步的这个节奏,你倾听了身体的声音,已经获得了跑步的好处,成绩进步也就是附加的报偿。

Q:现在路跑团如雨后春笋,运动员因此比以前多了许多机会,很多团体需要专业教练,但是竞争也多了许多。崇华你个人觉得,在这么多资深教练前辈与后起之秀之中,你个人的特色是什么?

A:首先,我要说,我不是一个很厉害的选手,但是我实际带着跑者一起跑,学员的感受会更深刻;我们当下一起感受逆风、上坡、集团、独跑的各种状况,可以因应当下的环境和学员状况调整策略。我很重视跑步的策略。策略很重要,正确的策略可以激发跑者的潜能,让跑者表现更好,而且策略也可以提高初学者对跑步的兴趣,不会觉得跑步只是枯燥地不断练跑。同时我也常常和团员们分析其他选手的策略,让跑者对跑步有正确的知识,不会被错误资讯误导。

编按:在此崇华举了一个例子.有许多人常常对于“周周马”有负面的评断,加上新闻媒体在片断的影响,认为“周周马”或是“连马”是危险的。殊不知选手可能是经过计算,并没有耗尽全力,当选手把每公里的均速往下调几秒,往往体能负担会轻松非常多,他是有策略地进行整个的训练活动。他建议我们看的是跑者的技术层面以及策略运用。

Q:崇华对目前台湾耐力运动环境的看法如何?

A:我觉得很乐观,台湾跑步人口已经到达一个惊人的量,接下来就是朝质的方向发展。全民运动代表一个城市的进步指标,我们看西方国家如美国的例子,应该很快会复制到台湾。其实台湾环境并不适合竞技选手,因为太溼热了,但是对业余跑者是一个非常好的环境。因为台湾的运动成本非常便宜,不管是报名费,或是训练费用,跑步环境也很好。

但将来应该也会像美国一样走向市场分化,有些人开始将运动编列为每月必要支出之一,像是寻求专业的帮助、避免运动伤害,同时运动得更有效率,更能提高兴趣,更正确地去运动;有经验的团队加上好的业余选手将共同提昇整个运动环境。当然,教练本身也会产生持续进修的需求,因此,我对于未来环境是乐观的。

Q:这次受邀担任经理人国铁人三项训练营的跑步教练,可以说说你对铁人三项运动中,跑步训练的想法吗?

A:在三项运动中,要了解游泳完成疲劳的程度,以及骑车时肌肉的运用和跑步不同。转换后,要运用何种跑姿以避免骑车后肌肉疲乏而抽筋?非集团时该如何跑让自己更省力?赛前要根据不同的赛事路线作演练训练,而不是一直在田径场跑.这些都是跑步在三项训练中与单项训练不同需要考虑的地方。

同时我也知道,来报名参加的学员他们有共同的初铁目标,但是也会有不同的跑步资历和程度。这时候必须运用共同的目标设定,参考学员程度结构,想办法让学员之间产生互相协同的效果,让气氛把大家的程度一起带上来,团体一起进终点,这是专业铁人三项训练营最重要的策略考量。

专注,策略,与知识,是崇华教练与许多教练区隔之处。因为策略,跑步不管在个人或是团体中,都会成为更复杂与饶富趣味的活动;因为专注,在跑步的霎那间跑者体会到单纯的快感;因为知识,跑者和教练与社会环境接轨,让跑步为个人获得更多的价值!

来源:经理人国铁人三项训练营

奥运会马拉松 :http://www.paobushijie.com/paobushuju/olympic-games-marathon-result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