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The North Face座谈会 越野跑女王Ruth Charlotte Croft分享的超马极限赛夺冠心得 精选

来自新西兰的越野女王‘Ruth Charlotte Croft’,在台训练多年也经常站上国内外各大马拉松赛事的颁奖台,相信台湾的跑友对她应该有些印象。今年Ruth再次突破自己,上个月底参加在义、法间进行的“Ultra-Trail du Mont-Blanc 环白朗峰极限越野赛”CCC赛组,在合计101公里、总爬升6,100公尺的赛程中,最终以12小时54分53秒勇夺女子组冠军!这次Ruth的代言品牌“The North Face”,特别为她这次的胜利安排了一场返台座谈会,除了为她祝贺外同时也让越野女王能与大家分享这次夺冠之旅的心得!

肯尼亚奇迹揭秘:他们光着脚丫跑向世界 精选

这个诞生了40多名世界级长跑冠军的小城本是个穷乡僻壤,长跑,是这里居民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

新华社内罗毕电(记者薛群)东非大裂谷在肯尼亚境内绵延800公里,是一处草肥牛壮的好地方。在它宽50—100公里的谷底,有公路、草原、人家,还有散落其间的高原湖泊。埃尔多雷特,这个诞生了40多名世界级长跑冠军的小城就坐落在裂谷深处。

王军霞 感谢那一段磨炼

  两岁的黄丹婷爬上茶几,拿着叉子剁西瓜,又翻到沙发上,打翻了水杯。王军霞始终不理会,只是在水杯打翻时,佯怒:“自己先去玩。”女儿去厕所拖出小便盆坐在上面。

越野跑之梦—运艳桥访谈

这几年,运艳桥的脚步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奔跑到了美国西海岸,走过了尼泊尔的雪山之巅又踏上了法国的勃朗峰。皑皑雪山印下他坚强的足迹、茂密丛林保留了他奔跑后的汗水、酷热的沙漠上看得见他坚强的背影。

乘帆破浪,勇往直前:来自海上的JFK 50英里大赛黑马_超马跑者Zach Miller访谈

2013年九月的JFK50英里(80.5公里)跑是一场很有戏剧性的比赛,伴随着Zach Miller冲过终点线,超长跑的一匹新黑马横空出世。当人们对这位新生代冠军投去赞赏的目光时,人们发现这个Zach Miller并不像之前那个在西部各州100英里大赛中拿到前十名的同名者那样具有鲜明的运动员特征。不,这不是旧纪元的冠军了,这是新世界的王者。这个年仅25岁的冠军,之前只是个无名氏,现在他以世界纪录第三的5:38:53完成了他的第一个超长赛程。


至此,Zach Miller开始了他的平步青云,各大组织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包括nike在内,他们邀请Zach Miller参加新组建的长跑精英团队。


在Zach Miller的简历中家乡一栏写的是哥伦比亚市,但事实上,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邮轮上工作。作为船上的内部复印店经理,他有机会走遍除了南极洲以外的各大洲。


这位体坛新贵在里约热内卢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向我们讲述了他在只能使用跑步机的情况下还可以取得如此骄人成绩的独特训练方法。


跑者时代(以下简称跑):跟我们讲讲,你是怎么样可以几个月一直呆在船上还坚持跑步的?


Zach Miller(以下简称Z):在出海的时候,我就只能在跑步机上训练。另一个方法就是爬楼跑,从我们健身房到甲板上有楼梯,我就在那里上下楼梯锻炼,也有很好的效果。而且在跑步机上锻炼有一个特别的好处,就是我可以控制速度和锻炼的程度,我会做法特莱克训练法,区间训练,或者是跑坡等等。


跑:在海上的时候进行跑步训练会不会有些独特的感受呢?


Z:其实我很喜欢在海上练习,这个过程可以把一般的跑步机变成自然丘陵。你可能前一分钟还在上坡,下一分钟你就得下坡了。一会感觉你身轻如燕,但可能马上就能感觉到你重重的压在跑步机上。我会试着在保持平衡时不扶把手,不过有时候遇到巨大的震动的时候,我也得把着点。运动有助于分散注意力,不让我觉着那么无聊。我会想象这是个有氧运动,跑坡,或者是核心肌群训练等等。


跑:当船在港口的时候你怎么做呢?


Z:这就是我享受跑步的时候,我的生命中有一些非常美妙的跑步感受基本都是在靠港的时候进行的。在类似挪威、冰岛、或者是加那利群岛的地方,我会下船,去外面跑。我会找一座山,跑到山顶。如果时间够用的话,我会再做一点节奏训练,然后再飞奔到船上。如果被我的船扔下了,我就惨了,你懂的。


我没有带GPS的习惯,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在靠港的时候能跑多远,有时候我会跑将近四个小时,但是我真心不知道也不是很在意我跑了多远,我就是且行且探索。这不单单就是跑步,这是对生命的探索和对生活的感受。

跑:你也像游客那样在全天自助餐厅吃饭么?

Z: 我是不在游客区吃饭的,一般吃饭我都是在行政区,那里的饭也类似自助餐,我可以吃很多,这对我的训练也是很好的。我可以吃肉和鱼,水果蔬菜,还有意大利 面,想吃多少吃多少。我在船上就有超能吃的名号,基本每顿饭就一定会有一大份的沙拉,然后搭配着意大利面,米饭或者肉啊这些东西。当然我也会避免吃垃圾食 品或者是油炸食品。

跑:你是不是也没想到你会获得JFK冠军?

Z: 在这场比赛前,我最长也就跑过35英里(56.3公里)的比赛。这场比赛开始的时候,其实速度还算是比较轻松吧,我可以跟上领先者们,但是当[Rob] Krar开始加速以后,我们也都开始飞奔了。当时我很担心以如此快的速度进行下去会发生什么,但是我也别无选择只能坚持。

我知道Krar是谁,但是说实话我不知道他长 什么样。比赛之前我有和他介绍我自己,然后还傻乎乎的问他是谁,他微笑着告诉我他的名字,我当时就震惊了。我竟然和JFK50的大明星一起进行如此激烈的 比赛,当时我想的是,如果我能跑的仅次于他我就非常高兴了,如果我能赢了他我可能就会喜极而泣了(编者按:Krar在41英里处离开赛场)。

跑:那你哭了么?

Z: 哈哈,没有啊。冲过终点线的那一刻我被我自己吓了一跳,我从来不知道我还能跑这么快,这是我生平觉得最棒的一刻。只是大家都不知道我是哪位,这让整个赛程 都有些喜剧效果。大家都在努力找一些我的信息,但是可能没有发现多少,因为我本身就没有参加过什么比赛,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上。我都没有完整参加过一场马拉松, 说起来也就参加过两场比赛吧,一个是the Music City的50k超马大赛,还有一个就是在Bootlegger举行的USATF 50K冠军大奖赛。我连比赛的号码都没有,在比赛前一个星期我给比赛向导发了个邮件,比赛开始前四天我才决定参加,所以大家都搞不明白这个1019号是哪 个也很正常啊。

跑:经过这场胜利之后,你还会留在海上工作么?

Z: 我还是想多在陆地上吧,这样我训练的时间就会多很多了。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决定会带来什么改变,但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我现在就在努力的找有前景的工作,然后 我也不倾向于做需要长时间在海上的工作。这次胜利其实是我重新认识世界的一个好机会,我还是想再往前一步,做出一些改变吧。

文 Erin Strout (running times )译 : uhe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