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东京马拉松赛事跑步比赛

跑完渣打马拉松数天后,心中的阴霾仍未散去,偶然总会突然记起今年竟然以四年来最慢的时间来完成渣马……。纵然今年的训练是历来最足够,状态也是历来最好。冲线一刻我看着时间,百思不得其解……。不断问自己:“明明是冲PB 而来,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对自己的信心因此由高峰跌到谷底。更糟的是在渣马催谷过度,两边膝盖的韧带都有点隐隐作痛,明显是受伤的徵兆。一直都相信自己可以一周内复原再跑东马(反正早打算轻松跑),一对痛脚却令自己忐忑不安。本来慢慢静待复原就好,只是难得一早抽到中签率只有一成的东马入场卷,就是拄着拐仗也要顶硬上。

东马比赛当日,穿起了少有的冬季战衣,乘上地铁出发到新都厅起点准备出发。沿途上和渣马一样,列车上都坐满了准备出赛的跑手。看上去大家都挺朴实的,传说中很劲的变装还没见到。但车一到新都厅,跑手从四方八面滙集过来,气氛就热闹起来。从地铁站一路按大会和警察指示走向行李寄存区,却和百多二百个跑手一起困在一个路口动弹不得。一开始大家都安静的等,但等了十多分钟之后大家也不耐烦。有些跑手索性爬过栏杆,却随即被警察赶回去。当大会开始广播还有十五分钟行李寄存便会停止,跑手们也真的鼓噪起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放行李之前要先过安全检查,而只有其中一面行车线是有检查柜位的!跑手们只好一边抱怨,一边走回头过去隔离的行车线再排队,在这个情况下我心中很少可地赞了一下香港警察,我想香港的警察应该至少不会看着几百人乾等而不解释情况。通过安检之后,大家飞奔到自己的行李寄存车,放下行李就赶到起点去。哎,起跑前总想最后小解一下……但排队的人龙却不似等十五分钟可以等得到……。果然,跑手们都爬到旁边的小丘上解决去。警察有想来驱赶,但对着一羣尿急的参赛者,也只能隻眼开隻眼闭。

OK ,一切就绪,和其他参赛者滙合再走到起跑点,在寒风中等待起步的时间到来。参赛者分为十个组别,在起跑前十五分钟会有工作人员带领到该区域,要是赶不上,就得排到最后起跑。起跑前十分钟跑手们全部已经就位。冷风中我环顾张望,除了一般的跑者,还看到不少有着各种困难的参赛者:除了视障,还有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也有既失聪亦失明的女仕。我想,即使是我这样一个健全人士,完成马拉松后也能够感受到那种莫名的生命力,那么对这些身体有困难的朋友,即使看不到听不到其他人的声援,可以把马拉松跑完,也一定对他们的生命带来一个精彩的註脚。现代的马拉松,除了是健全者的竞技,也理应让更多有残障的参赛者藉着这一段路程去感受生命。看着大会的电视屏幕,一衆轮椅选手在起点线整装待发,那一刻我很难不去想起香港渣马对轮椅选手如何刻薄,如何排拒轮椅选手参赛。想起来真叫人感到难过。

还有十分钟起跑,大家都屏息以待,电视臺的直昇机在上空盘旋准备直播。人羣中一位伯伯突然大声抬头对直昇机说了些什么,原来他是化妆扮新闻转播,虽然我听不懂,但他绘形绘色的动作还真的惹得大家都笑了。最后他还叫大家向直昇机打招呼呢,旁边的跑手也真的一起哄起来,好好玩。笑着笑着,就到了起跑的时间。

大会播完日本国歌后,鎗声嚮起,无数的白樱花瓣(虽然是纸造的)飘然而下,伴送跑手出发。旁边的乐队也改奏轻快的进行曲为跑手打气。我迈开步伐走过都厅,转入新宿的街头,果然一如衆多曾参加东马跑手所说,迎面而来的都是市民夹道为跑手打气的声音。也许有人会不明白观众的声援对跑手有什么作用,但身处那滔天的打气声中所感受到的兴奋,所产生的力量其实是非常大的。在衆声沸腾之中,若非记得跑到皇居有十公里,身体上根本一点感觉都没有。后来回想起来,这或许是我人生中跑过最轻松的10 k。

在路上见到好几位演艺人参加马拉松,日本的电视台都严阵以待,每个艺人旁边都有一个cam man和一个记者全程伴跑,另外再加四个职员跑在外围四角,真的是滴水不漏。在日本马拉松是个大节目,会在电视全程直播,艺人的参与更是普遍,这种规模也反映了当地民众对马拉松的投入和支持程度。在香港,好像近年跑步风气稍盛,然而在东马我才见识到在长跑已经成为传统的日本,市民对长跑的支持真是令香港望尘莫及。有人会希望香港或者有一天可以追上,办一场和东京比美的马拉松。但完成东马之后我觉得应该没有可能……以下会慢慢解释。

话题先回到赛事上。从起步开始,沿途只要路面容许,都会有热情的市民伸手和我Hi five。如果算我以往在渣马每年在中环Hi five 到十次八次,东马头5k 的Hi five 就已经比我一辈子的Hi five 经验要多几倍了。沿路上遇到不少变装的跑手也为跑道上增添不少欢笑;sailor moon和蒙面超人固之然赢尽加油(小朋友老远就嗌“卡曼拉打!奸爸爹!”了),春丽确是唯肖唯妙(本尊都是穿tight了好不好?),耶稣哥的十字架和弁庆的单脚木屐才真是令我叹为观止。

观众的热情从开始就已经High翻。但原来愈往赛事后段,观众的热情只有增无减。东马的感动之处,在10k 以后才真正开始。

跑到十五公里后,我一如以往吃了第一包gel,准备继续作战。但不久后我看到旁边有市民递上半根香蕉,我马上就连声“阿李架多”的就拿了来吃、哗~香蕉呀!自从一零年之后都未曾在赛道见过的香蕉呀!还要是传说中从市民手上拿的香蕉!好感动呀!

要感动也实在太早。由那一根香蕉开始,开始不停的看到市民拿出食物来给跑手补充。食物种类繁多,最普遍的是糖果,朱古力,香蕉和蜜柑,也有梅干和柠檬等正宗 口立湿。当然要蛋糕,糯米糍也不少; 夸张一点就连白酒,啤酒都有。形形式式,不管你喜不喜欢,至少连肚饿的机会都没有。我的嘴里面往往是一颗朱古力还未吃完手上就又再捡到一片蛋糕,有时是柠 檬糖和香蕉并吃,嘴巴真是忙得停不下来!比起来,大会的食物补给就单调多了,但内容也相当实惠: 香蕉以外还有小三文治和盐糖(好味!),而我最爱的是由Kagome赞助的小蕃茄!这评价或许不太客观,但在又渴又饿的环境中,原来酸甜的小蕃茄真的很对味,还好大会派食物派得毫不吝啬,一盘一盘的端出来,我往往是站定了对着小蕃茄抓了一个又一个的吃个够。

沿途为跑手补给的市民,他们是真的很有心很认真的给跑手打气。每一个市民都彷似手拿着那一点心灵能量,希望有跑手可以把那一道能量带到跑道上去。

开头我还以为是自己多心了,后来,在三十公里后我肯定了这不是错觉。比赛的后段,跑手们疲惫的徵状相继浮现,而我身处的sub 5 集团情况就更是明显。跑手们有开始用走的,抽筋的也有不少,而我在渣马催谷过度而劳损的膝盖也阵痛得愈来愈频密。但原来支持者们对跑手的这些情况都经验丰富,三十公里以后几乎每几十米就会见到有市民手拿止痛喷雾等跑手取用。凡有跑手跑得一拐一拐,不远处就总有市民拿着止痛喷雾大叫“大丈夫?奸爸爹!”,然后等跑手过去让他们帮忙。整个东马,市民总会在跑手的下一步伸出支持的手,等着要把跑手拉到终点。他们手上的食品或药物只是一种心意,更浓厚的是在每一双 伸出来的手背后对跑手支援的热情。愈往后跑,市民的加油声就愈大,感情就愈热烈。

观众里连小朋友都不停向跑手伸出手掌,老人家也一起伸手和你Hi five,点着头给你鼓励,年青人更是用力的和你击掌叫你加油,手里送上的都是心灵的补给。赛道旁边一直都有团体唱歌或跳舞,既为跑手打气亦为其他市民送 上娱乐,在许多段落中隆隆的太鼓声更是振作心情。在后段,有好几个民间的摊位还要为跑手送上暖的甜米酒,暖的红豆汤配红豆铜锣烧,甚至是已搓成bite size 的小饭糰配味噌汤!

市民不过问你什么运动营养血糖补充,这也不是美食嘉年华或者要让跑手吃滞了跑,他们只是衷心的在乎跑手饿不饿冷不冷。东马的跑手不是一件只会向前走的机器,赛会和市民是把你当一个人看待。走在路上,跑手不是孤军作战,跑手带上的是每一个观众的心。每一个人跑在东马跑道,都伴随着无数的心意和那一点一滴的支持,让每一个跑手不分强弱快慢,统统都变成一颗无坚不摧的元气弹。


现在回看,我跑东马时的照片里面总是笑着,怎会看得出我的膝盖从三十三公里处开始痛到最后几乎要单脚跳回来?跑完东马,我不住的感激一路给我支持,也一路送我止痛喷雾的市民。这次马拉松跑了将近五小时,是历来最慢的纪录。然而我冲线后对时间几乎都没有看过半眼,因为跑过东马的经验比时间来得更有意义。人生很像一埸马拉松,只有少数人可以脱颖而出,然而大部份人其实都只能拚尽全力去跑出一个除了自己以外无人在乎的成绩。

想深一层,如果我们的人生的终点都是一样的话,又何妨好好享受过程?若果回忆之中除了成绩以外一无所有,人生会是空白得悲哀。渣马之后我为慢了的六分钟纠结了好几天,除了记得在廿多公里被半马羣所困外,想不起任何场面。但在东马之后,到现在想起许多许多小片段都依然感动。前文说到渣马所推广的是一味快的竞技式生活,但对一个城市马拉松来说这根本是错得离谱。竞争不可能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城市的全部,而一个马拉松跑者也不只为更快而跑。每个人在四十二公里之上,用尽体力之后所贯彻的信念,加上途上遇到所有的支持,都会化成生活上无比的勇气。在东马路上,就是一百七十万羣衆在背后和自己同心,”the day we unite”的感觉。每一个人从此在生命中都是地上最强。

”终点之后,跑手们都拿着印有“finish”字样的毛巾拍照,义工们都成为了摄影师不停帮跑手留影。每一个义工见到跑手都会笑着说句“nice run!”,直至拿回行李包,义工们都会为你送上掌声鼓励。渣马只是get the job done,东马是get everyone back as a hero。东马完赛率高达96%,它希望每个人都能完成这人生的四十二公里。原来香港人始终要在外地才能不被人当牲口一样赶来赶去,真是唏嘘。

 

我在场外遇到一班香港的打气团正等待和参赛的朋友滙合。他们像不少日本的打气团,从起跑开始就到不同地方为朋友打气,比如说在新宿送朋友开跑以后马上就坐地铁赶到十公里外的皇居再为朋友打气,如此这般一整天绕着东京跑了五个地点。参赛的在跑道上跑到累,打气团也在场外跑到累,但这一路上的加油也为友情留下 一段美好的回忆。沿途上像他们一样为朋友奔走的打气团为数不少。

说跑手有三万多人,这连动着的人数又何止几倍?一个城市就是如此在马拉松里跃动起来。而且很多人像这个香港打气团一样,其实几个朋友都有报名却只有一人中籖,没有抽中的就做打气团,于是不管有没有份跑的都一样开心。所以根本不必把跑道挤满,跑够七万人才能跑出信念。如果渣马的搞手没有学懂让支持者参与对城 市马拉松的重要性,那么也不必指望渣马有改善的一天,而再多的口号也不过是骗局。

爽呀、、、(吓?应该浸冰水?Oh who cares?!

感谢大家费心看完这一大篇文。我对渣马的批评或者到此为止。希望我们会在更美好,更愉快的跑道上遇上。

跑完一个马拉松,一万个人可能有一万个原因,也可以有一万个不同的得着。这和跑快或慢毫无关係。为儿子的合格而跑,不会比一个PB 或PW 更尊贵或更卑微。 这才是现代的体育精神。

    马拉松入门 : http://www.paobushijie.com/marathon-beginner
    马拉松计划 : http://www.paobushijie.com/marathon-plan
    马拉松训练 : http://www.paobushijie.com/marathon-traini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