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去日本抽点时间到书店闲晃,记得以前来日本总是会在运动用品店花上许多时间,也许是已经看太多了,到运动用品店反而不知道要买甚么,但是在书店却总是能逛很久,并且找到一些想要看的书。可能是年纪大了吧!

不久前才把日本史K完,从日本的角度看近代历史的演变,跟台湾教科书上写的角度是完全不同的,满有意思的。这次偶然看到这本“日本统治时代的台湾”,就买来读读。

日本统治时代的台湾

但其实这本书是翻译台湾作者陈柔缙前几年的着作“人人身上都是一个时代”,内容是从庶民的角度,述说日据时代的故事。其实我们在学校读的历史都是经过“美化”过的,就如现在FB上许多美女的自拍照一样不真实。从庶民生活来述说的故事才能真正反映当时人民的状况吧!

很有趣地,书中第一章竟然是写台湾第一场马拉松的故事,书中提到了台湾马拉松的起源。

马拉松赛事是在1896年的雅典奥运成为正式比赛项目,之后各国才逐渐重视起这个运动。台湾是在1895年马关条约后割让给日本的,日据时代一直到50年后的1945年,二次大战后才结束。 

书中提到台湾在日据时代其实已经陆续有些路跑赛事出现,但是第一次採用"マラソン(马拉松)"名称的,应该是1916年1月份由日籍商店公会“府前会”在重庆南路举办的路跑赛,分为大人与儿童组。路线是从目前的总统府前出发,右转爱国西路再左转,到中山南路再左转,然后一路跑到圆山饭店(当时为台湾神社),不过这场赛事并没有台湾人参加。书上并没有提到距离,我用google抓了一下,大约是5.71km,算是短距离的赛事…(当时的人应该想不到未来会有google这么方便的工具)

台湾跑步路线

而第一次有台湾人参加的赛事,是在1916年4月23日,由当时台湾的最大报社“台湾日日新报”(后来的台湾新生报)举办的空前赛事“全台马拉松大赛”。日据时代日本人称为“内地人”,台湾人叫做“本岛人”,不管是读书还是工作等等,一律都是以内地人优先,本岛人只能分到少许名额。

记得我父亲的回忆录中就有提到,当时在高雄州(目前的高雄市)有80万人口,其中只有5000人左右是内地人(日本人)。但是内地人专属小学校就有20间,其余755,000名本岛人却只有80间小学可以唸,比率相当悬殊。更不用说能够上中学的本岛人也只有50名,内地人却有150名。大学则是每一个系40名中最多只有4名本岛人,而且只能限读农业及医学科系。日本统治下不希望台湾人出现政经管理人才,一切规划都是机关算尽的。先父当时在此环境下还是能就读帝国大学(目前台大),可见真是相当不容易。(我就差太多了…)

本次比赛也是就如其他活动一样,还是一切以内地人享受最佳的待遇。分组不是分龄也不是分男女组,而是分为内地人一组与本岛人一组。如同现今的赛事一样,政商界提供了许多赞助商品,不过都是指定给内地人组,本岛人则是都没有奖品。

当时台湾人对于马拉松这个名词相当陌生,也很少有人会拿跑步当做兴趣,我想因为当时跑步对人们来说可算是交通工具的一种。先父就提过他有时候从高雄回屏东没车坐,也只能用跑的回去,距离大概是25km。想必当时勇脚应该是四处可见。

有一位名叫“林和”的人力车伕,受雇于台湾银行。当时台湾总共只有不到30部汽车,有身分地位的官商人士都是搭乘人力车为主。当时人力车可不是驾驶踩踏板前进而后面挂二个大轮子那种,而是我们目前去日本浅草等观光地还可以看到的,以人力抓二根棒子靠脚力前进的人力车。

林和-1916年"全台湾马拉松大赛"冠军-台湾人物-跑步百科

林和其实对于马拉松路跑赛事也不慎了解,但是在当时台湾银行的日本职员劝说下报名了这场赛事(原来"推坑"这件事真的是源远流长…)

本场赛事路线是从现在的忠孝西路与中山南路口的台北州厅(目前的监察院)起跑,沿着忠孝西路跑到中华路左转(因为当时都靠左走,所以都是左转为主),到爱国西路再左转,然后到中山南路在左转回到监察院。一共要跑三圈。当时这路线是相对路况最好的“三线道”,据资料是说一圈4km,所以跑3圈就是12km。但是我用google抓了一下,1圈是4.38km,所以3圈就超过了13km。但是也有可能是道路跟目前已经不同的关係。

台湾跑步路线

当时36岁的林和也不清楚要怎么练习这场赛事,当然也不会有教练也没有甚么GPS配速的。只能一个人利用比较凉快的晚上练习了3天,而且也暂时戒了酒,并且会吃些高丽人参补一下身体。但是我觉得他应该不用怎么练,因为每天工作就算是很好的练习了吧!

日本人这边,赛前拼命练习,报纸报导得也很拼命。选手被狗乱追乱吠,是练跑最困扰的事。报纸还说,握“北部运动界的霸权”的铁道部有十五人参加,而淡水税关团很打拼,冒雨练跑。报社并设有奖徵答,让民众预测台湾人和日本人的第一名成绩分别是几分几秒。结果,六成猜想日本人会跑快一、两分钟,其他四成才看好台湾人

二十三日比赛这一天,一扫月初的绵雨,爆出摄氏三十二度的高温,却仍然吸引数千民众围观。由于当时汽车非常少,所以不需要进行交管。臺中的帝国制糖会社就组了六十几个人的庞大啦啦队,连夜挥师北上,为一位姓津村的选手壮声势。一群日本小学生挥着红旗,上写白色英文字“HS”,为他们城南小学校(现在的南门国小)的老师加油。警察也出动,守卫审判席帐篷,不让闲杂人等扰乱;西门町那边的两个艺妓却没头没脑钻进现在的衡阳路和中华路交口的审判席,被警察喝住:“非工作人员不准进来!”没想到艺妓却娇声娇气说:“哎哟~~大人,别这样啦!”害警察一时间反应不及,只能苦笑。

早上08:54(真是奇怪的时间)枪声一响,台北的林和与埔里来的原住民周金九、台北的学生潘爱汝、安坑公学校老师胡李成、做生意的林荣朝和台北的农夫黄金水等十几个人往火车站的方向冲出去了。前导车是脚踏车,林和在跑过东门(目前景福门)时已经甩开其他对手,在观众的鼓舞声中一路领先到终点,成绩是51分41秒。如果距离是12KM的话,估计配速是每公里4min18sec,大概跟我的实力差不多,不过我想距离应该是超过12km的。

接着10:36换日本组上场,跑最快的日本人也是人力车伕,藤冈计吉先生是在台北医院(目前的台大医院旧馆)上班,成绩为53分18秒,比林和慢了1分半以上。赛后,他与林和同获总督府第二号大官民政长官和夫人奖赠的花环,又一起搭上汽车,风风光光绕行三线道路一圈。不过,这位二十八岁的藤冈先生心底却不怎么服气,事后跟记者抱怨说,他赛前禁酒色,以蛋补充营养,练习过三次,每次跑完三圈只需四十分,正式比赛失常,都怪路上有太多认识的人给他加油,他必须“与之答礼”,才会输给林和。

这藉口我还没有用过,算是满有创意的。对于当时的日本人来说,输给台湾人真的是很丢脸的一件事吧!

台湾人参加的第一场路跑赛事在1916年4月23日,再过一年半左右就满100年了。不知道100周年庆是不是有单位可以在同样路线再举办一场“纪念林和先生路跑”(虽然交管可能是个大问题),路上所有民众都喊着“林桑加油!! 林桑加油!!”?? 应该很有趣吧!

文章来源:don1don 作者:黄柏青

更多跑步历史见:http://www.paobushijie.com/tag/跑步历史
更多跑步故事见:http://www.paobushijie.com/tag/跑步故事

更多马拉松文章见: http://www.paobushijie.com/marathon
    马拉松入门 : http://www.paobushijie.com/marathon-beginner
    马拉松计划 : http://www.paobushijie.com/marathon-plan
    马拉松训练 : http://www.paobushijie.com/marathon-training
    马拉松伤害防治 : http://www.paobushijie.com/marathon-injur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