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我周围的人,有多少个怀疑过我小时候一定发过高烧或撞到头,而搞坏了脑,要不,怎么会要花那么长时间跑步,而且要跑那么长的距离。每当医生知 道我差不多每个月要跑一个马拉松赛,就劝告我减少跑量,因为跑马拉松是个变态的运动,对身体无益。我呢,就作了个明确的抉择,換了个医生。就这样換了好多 个医生,其间只遇到过一个不反对的医生,但他也是个喜欢跑步的疯子。

小时候,体弱多病又有哮喘,医生不允许我作体育运动,看到别人在操场开心的活动,我只能在旁当观众而已。后来狠了心,练起了游泳,结果呢,哮喘好了,看医生的次数也少了。记忆中,自从练长跑以来,就没生病过,有时,感到快感冒,睡一觉醒来,又全好了。

话再说回来,我和普通的人比起来,我的确有一些举止和他人不一样:
1. 在我居住的方圆20公里内,我知道所有便利商店、公共厕所、饮水机的位置。
2. 习惯性把零钱、小钞放在塑胶袋内。(有小贩抱怨,为什么我的钱那么湿)
3. 到超市,习惯性的逛药品和小食部。
4. 去跑步,不是计划要跑多少距离,而是衡量我有多少小时可让我跑。
5. 洗碗槽上,永远有几个在晾着的运动水瓶。而柜子里永远有致少五个全新的运动水瓶。
这说明了,我的生活起居会因为了跑步而进行调整,所以普通人的不能理解,而认为我是不是有那条筋有问题。

对我而言,跑马拉松的乐趣在于过程、参与,我常参加各地马拉松赛,在赛途,遇到其他国籍的跑者,虽然语言不通,但我们四目相交之际,都有共患难,互相勉励之意,在终线之后再相遇,都是会心一笑,其实也不需要以任何语言来表达。

但毕竟,跑马拉松的人只占了少数,所以大多数人的就不能体会我的乐趣,反而选择相信我是疯子,喜爱通过疯狂式的跑步来虐待自己的身子。当然我也没必 要一一对他人交代说我是不是个疯子,因为不跑马拉松的人就很难了解个中的乐趣,而我也敢说,每个尝试跑完第一个马拉松赛的人,那场马拉松赛,就肯定不是他 的最后一个马拉松赛,而世界因此又多了一个很多人公认的疯子。

作者:Aquil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