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弟子孙英杰、艾冬梅、郭萍等人都说“恩师”王德显暴虐成性,而她们所在的训练地之一山海关更是一个让她们毛骨悚然的地方。艾冬梅告诉记者,这里面有“魔鬼”,如今晚上做恶梦也回到这里……

因“奖金门”在京陪伴丈夫汪成荣上访的田径名将孙英杰日前接受了南方都市报的专访,以下为采访实录:

孙英杰:往事只有恨与悔

南都:现在还会经常回想自己的运动生涯吗?

孙英杰:有时候媒体采访汪成荣,也让我说一说我当运动员(情况)的时候,避免不了的,但我尽量不让自己去想。

南都:刻意控制自己?

孙英杰:虽然我以前的成绩在全国乃至世界上都有一席之地,我本人也有一点点名气,但是一提到体育,带来的都是伤心的话题。尤其是奖金这方面,挺让人伤感的。

南都:有关奖金的纠纷在你身上出现两次了,是偶然吗?

孙英杰:是啊,出现两次了,我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体育真是很让人费解。要是没有这些事情该多好啊,看看刘翔,现在还在练,跟教练关系处得那么好。

南都:他们会让你想起王德显?

孙英杰:我就觉得,我们队员和教练之间为什么就不能处得那么融洽呢?其实每个人都有贪念,但是不要那么大,适可而止就行了。毕竟我们运动员比教练付出的辛苦要多得多,尤其是我们长跑运动员,我这个项目就不是人干的,平时40公里,赛前60公里,另外还有体能训练,练得胳膊都抬不起来,吃饭的时候碗都端不起来,累得要命。

南都:假如当初有其他道路可以选,你还会选择练田径吗?

孙英杰:我是挺后悔的。我经常问自己,为什么选择练田径呢?即使是还在当运动员的时候,我也是挺后悔。小时候家里穷,所有人都供我一个,指望着我能跑出来。假如有得选,我肯定不练这个。每天训练是很累,我能吃得了那种苦,但皮肉之苦我受不了。

王德显打人世界上数一数二

南都:你以前也说过,在王德显手下,经常会被体罚。

孙英杰:我现在身上都是伤,恢复不了,都是当年被打的。你看,(左手手臂、小指)都是疤。王德显用三角带、车的内胎抽的,一打就是一个坑,还出血,原来那个还没好呢,又在上面打了一个,伤口都化脓了。那个时候经常想,恨不得不活了。

南都:按理说,你们练长跑的多是来自农村的、肯吃苦耐劳的穷苦孩子,他为什么这样对待你们?

孙英杰: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到现在都费解。他怕我们跟着其他教练跑了,大门都是上锁的,外面一只大狼狗现在想想,我们教练真是变态,逼我们要成绩,也不是那样逼的,他打人在世界上应该是数一数二的。

南都:当时队内管理得很严格吗?

孙英杰:特别严,但都是他自己人为规定的,也没有明文条款,就是口头上,今天让你这么做,你就得这么做,明天让你那么做,你就得那么做,随着心情来。他要是心情不好,看一个队员从面前走过,也能打上两耳光。我在队里十几年,就穿过一次牛仔裤,他看见了,就把我一顿死打。我那个时候留的都是短头发,要是长了一点,他就自己动手给你剪,剪得长短不齐,像什么似的。我们女孩子都不好意思出门,你说我们丢谁的脸啊?还不是你教练的脸,运动队的脸?但他就是这样。

队员们恨不得杀了他

南都:那么多年,你都忍过来了。

孙英杰:王德显再怎么打我,骂我,我都能忍下来,毕竟我喜欢这个项目。再后期我家里出现这种情况,我父亲得了癌症,母亲也生病,我就想着为家,挣一分钱都拿回家。但没想到他不给我,我没有办法,只能想各种办法去要钱。

南都:最后那些钱也只拿到了一部分?

孙英杰:到手几十万块钱,连总数的零头都不到。我和父亲去找他要钱,他就说“钱没有,命有一条”。我参加了那么多比赛,九几年我参加国际马拉松比赛的出场奖金就有5万美金,后来涨到10万美金,这还不算拿到成绩以后的奖金,我还跟赞助商签约,有代言的费用,但从来都不给我。好像是2001年前后吧,我们有一次出国比赛,组委会给我们每人发了150美元的零用金,直接发到了运动员手里,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美元,王德显看见了,给我和艾冬梅每人一个大嘴巴子,把钱全没收了。后来给我们每人发了1块钱,说:你们没见过,留着做个纪念吧。

南都:你非常后悔跟了这么个教练?

孙英杰:跟其他教练,成绩没有王德显那么高,这一点我敢肯定,他的很多训练手段还是很有效果的。但在为人这方面,他差得太远了。打完官司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我这个人不是很记仇的,过去了就过去了,毕竟他带过我一场。结婚之前还给他发了请柬,没来。前几年过年我给他发过短信,从来都没回我,既然他不顾及师徒情分了,那我也没有必要,后来就再也没有联系。

想想他这一辈子,挺可悲的,金钱方面得到回报了,但是亲情方面,一点回报都没有,每年逢年过节,没有一个队员去看他的。前两天我们在北京聚会,很多队友十多年没见了,但一提起教练,都恨不得杀了他。

打死也不让儿子练长跑

南都:你的儿子是否有运动天赋?

孙英杰:他玩篮球玩得特别好,跑得也特别快,尽管现在还不到两岁。脑子也聪明,什么都会玩,玩智能手机上的切水果游戏、斗地主,都玩得特别好,打台球游戏不到半个小时就能把所有的球都整到洞里。他现在每天只看体育频道,谁换台他就嚷嚷。

南都:会让他练体育吗?

孙英杰:看他自己,喜欢的话,就让他练。但有一条,绝对不能练长跑,打死也不让他练。

南都:经历了这次奖金事件后,你对待体育是不是有了新的认识?

孙英杰:其实练体育是件很好的事情,强身健体,能吃苦的话还能为国争光,自己的名利也有了。可是在国内就变了味。北京残奥会后,汪成荣热血澎湃,希望再干一届,结果最后落得个被开除。我们这么年轻的教练,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都是做运动员出身,不缺少经验,想为国争得荣誉都不行,我们找谁说理去!

南都:今后有何打算?

孙英杰:照目前这种情况,青海肯定是不让我们待了。反正我以后也不会做教练了,将来做点什么,还没想好。

钩沉 命运多舛孙英杰

在王军霞之后、刘翔之前,孙英杰曾是中国田径的一颗明星。

她出生贫寒,在体校训练8年,为了凑齐每个月35公斤大米的伙食费、60元的住宿费,她的父母带着两个妹妹种地、挖沙。

2002年釜山亚运会,孙英杰包揽了5000米和10000米两枚金牌,成绩分别排名当年世界第2和世界第4.2003年世锦赛,孙英杰与刘翔分别在女子万米和男子110米栏,为中国田径队赢得了仅有的两枚奖牌。其实孙英杰的主项是马拉松,2004年她夺得世界半程马拉松赛的冠军,在北京马拉松赛上缔造三连冠,并创造了当时女子马拉松历史上第三个世界最好成绩。

“我也算辉煌了5年,田径场曾经有我的一席之地。”多年以后回首过往,孙英杰如此感叹。

但就在她的运动生涯逐步走向巅峰、家庭生活条件好转时,噩运袭来。2005年10月,孙英杰在全运会女子10000米比赛后被查出兴奋剂阳性,虽然她在前一天的北京马拉松赛后尿检是阴性,但B瓶复查结果未能推翻检测结论,孙英杰被处禁赛两年,其教练王德显终身禁赛。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王德显之弟王德明的弟子、青海省体工队运动员于海江此后宣称,自己仰慕偶像孙英杰,故而私自将禁药“大力补”放进了对方的饮料中,助其体能恢复。而药物来源,竟是捡自天安门旁的一处公厕。

随后孙英杰将于海江告上法庭,并胜诉收场。此事疑点颇多,惊起舆论一片哗然,不过孙英杰本人表示,自己当时并不知情,“领导让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关于这段灰色往事,如今孙英杰已不想再提,偶然触及,也以“当年那件事”一句带过。

而在此后,王德显与孙英杰师徒反目,“奖金门”爆发。孙英杰开始考虑退役,其父也身患重病,但在用钱之际却发现从未看到过自己的工资卡,各种奖金也没有发到自己手中,总计400余万元的收入疑被王德显侵吞,于是孙氏父女开始向对方要钱,但是几次讨要仍毫无结果。后来田管中心介入此事,才确保孙英杰最终拿到60万元现金和位于京郊的一套住房,这次讨薪风波得以平息。

禁赛期间的孙英杰,并未选择就此退役,而是一边治病,一边坚持训练。她一度回到王德显身边训练,但2006年10月,孙英杰不堪忍受王德显暴打,公开表示与其彻底决裂。

两年禁赛期满,孙英杰复出参赛,但已难复往日之勇。一系列比赛成绩不佳,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唯一希望就在“好运北京测试赛”,无奈未能达标,彻底无缘奥运,次年又无缘参加全运会。2009年底,孙英杰向火车头体协递交了退役申请。

但就在人生低谷,孙英杰收获了爱情。2003年她与青海中长跑运动员汪成荣相识,此后爱情历经考验,原先的队友都夸她找了个好老公。2008年8月 8日两人领取结婚证,但次日孙英杰的父亲孙凤有去世。2009年12月,两人在沈阳和西宁连办两场婚礼。2010年8月8日,他们的儿子出生。

三口之家偏安于西北,但在2012年元旦来临之际,汪成荣以“拒交残奥会奖金”为由,被青海省体工队解职。

南都记者徐显强发自北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