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没有打算再跑这个项目的,去年它凌晨2点半开跑,我一边跑一边和睡魔斗,路旁的里数牌又太不准确了,搞得我人 仰马翻,完赛后是天亮,原本梳洗后便能回家,飞机却延班,必须在咖啡馆枯坐,又不能睡,好不煎熬。今年是打算到曼谷跑的了,却传出曼谷那段时间大选,泰国 的局势一直都不很稳定,一时的心血来潮,又报了槟城马拉松。

这回不乘飞机,改了11小时的长途大巴,乘大巴虽然时间很长,但座位比飞机宽阔舒适,再说夜车嘛,睡一晚便到达了, 原本也不订酒店,跑了就回,而机缘巧合下又订了房,打算赛前睡几小时。早上到达,离起跑大约17小时,就摸索着道路走2公里多往槟马起跑线领跑步包。大多 数的参与者也都领取了比赛包,今天到的都是外地参赛者,因此现场没有大排长龙,沒有人潮拥挤的现象,当然也络绎看到了各地跑友,打招呼,话家常,合照,也 自然是跑马前的一个流程了。

离开,吃个午餐,下栈登记,看看表,多10小时就开跑了,有些不真实的感觉。整理了马拉松要用的物品,别好了号码布,鞋子上扣上芯片等等,旁晚吃了晚饭,便上床睡,2~3小时吧,天已全黑,外头灯头通明。稍作准备,到外头溜达一会,就己经是到时间要出发到会场了。

槟城马拉松的卖点是会跑在槟城大桥上,此桥予1985开呈使用,全长13.5公里,印象中当时它是世界上最长的 桥梁。我对桥总是情有独钟,每一座都具其独特建筑外观,我认为桥梁是实用建筑艺术,因为每筑一桥都有其艰窘地形的考量和容纳水流冲蚀的能耐,建筑师要挖空 心意也能把它建起来,而呈用后很多人每天都通过它到对岸,上学、工作、出游、回家....成为不少人日常生活不可缺之物。

也因为如此,一年365天,桥梁都是川流不息,也不可能让你悠闲自在的跑在大桥上,也只能在马拉松的当儿才会封桥,让跑者们独享桥面,为此,我跑过了三藩市的金门大桥,跑过了悉尼大桥,自然不能放过这门前不远的大桥。

槟城大桥每天接纳7万车辆,封桥就成了很困难的事了,大会作了凌晨2点半开跑,赛事在天亮结束,让桥在早上9点恢复供车辆川行,这样便把封桥的不方便减到最低。

槟城是个小岛,本名Pulau Penang,译名为平安岛,而华人一直都叫这小岛槟城,跑全程的人数不很多,聚集在起跑线上,放眼看下去,不少熟悉的面孔,是个各地跑友相逢的聚会嘛!

开跑后大家稀稀疏疏的跑了出去,此赛事的跑道多是高速公路,两旁无景色可言,蛮无趣的。先是转左跑几公里折回上大桥跑到对岸,折回后转右跑几公里再折回跑到起跑的地方为终点。

掐指一算,今年跑了4个夜里马拉松,这是第5个,所以应该是驾轻就熟的了,我也没打算跑成绩,便背上个包,带上 冷饮、食物和备用品,当是长跑啦!以很慢的配速,无惊无险的跑到桥的对岸,看表,18公里,绕过桥下往回跑时,感受到有少许雨滴打在身上,空气中漂浮着大 雨前的特有气息,要来总要来的,不知怎的,今年的运气不很佳,遇上几个下雨天的马拉松。

果然5、6分钟后,雨是倾盆的打了下来,不好的是雨影响了视线,看不到前方,只有低下头不让雨飘入眼睛,看着几 尺远的道路前进,好的是,大雨为闷热的天气降温了,人也舒坦多了,原本还在考虑要不要亮出刚在北京花了400多人民币买来的雨衣,才一会便是落汤鸡了,想 用也于事无补了,想着还未过半呢,湿漉漉的,很不是滋味。桥外一处处的闪电,有短一长,煞是好看,时而会有横向的,有如游龙在空中划过,见首不见尾,忽隐 忽现,只能以叹为观止来述说,在桥上视野没有建筑物阻挡,每一道闪电都清清楚楚入眼帘,好象有些的了解为何有些发烧友要雨夜架上相机捕捉闪电,看着看着也 没有害怕,唉,反正肉在砧板上,要真劈了下来也只有认了。

看着看着,不一会儿就到岸,转上了沉闷的高速公路。轻轻松松跑到31公里折回,之后是直路跑回到终点。雨也一直下到早上九点许,取了完赛奖牌和纪念衣,回酒店吃个早餐,梳洗后便上路回家,一路上风和日丽,一点也没有下过大雨的痕迹吔!

槟城是个小地方,跑步文化不成熟,所以赛道没有什引人入胜的特点,加上很多报名半程和10公里的参与者是以走代 跑,所以这个马拉松的“跑”的氛围不足也!但是我也感受到主办单位很用心的在办这个赛事,而去年一些不足的地方也有了改善,加上这里可以会会马来西亚跑 友,只要是当这项目是个长跑训练,我还蛮愿意再来参加的。

作者:Aquil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