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得实在太久,早就忘了外面的天空什么颜色,心里一直有一种东西在涌动。汉字造的实在太好了,“囚”,人困在小天地里不就是囚么。


要不然怎么办?谁也飞不跑,谁也不能免俗。只好跑步,慢跑健身,快跑健心。无论什么样的路——除非你是想放弃,就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一直得跑下去。
穷人有穷人的跑法,富人有富人的跑法。不管人家,只管自己,是不是有一双适合奔跑的鞋子,是不是有善于奔跑的脚,是不是有一颗能够细致入微的体验奔跑快感的心。
回过头来一看,忽然发现,路越跑越颠簸了,越跑越窄了,越跑越看不见前路了。所以有时迷茫、有时困惑。
回头一看,跑过的路也看不见了,前后都是烟锁雾罩,心里的苍凉和绝望可想而知。
没有人能够陪你哭,永远都没有!
八百多年前,那个叫陆游的,也跑的好累,可是却好有快感: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此身合是诗人末,细雨骑驴入剑门。
跑吧,继续跑吧。越跑越快,越跑越热,越跑精神越集中,加快脚步吧,不断地跑吧。终有一天,当你跑到尽头的时候,才会发现,跑了一生的目的地原来就是坟墓。坟墓就像一个点——既是起点又是终点。像音乐里的卡农技巧,每一个音节都比前一个音节高,但又能很平滑的过渡到开头。从起点到终点,原来所有的都是原点。看过休拉的画吗?他是点彩派大师,一个又一个的点组成了他的画。每一个点都是不同的,但每一个点又都是结合的。每次看他的画,我都要想到奔跑。好好跑吧,越跑就会越有快感。
有一个人,被狼追逃,掉进了一个陷阱,半空中他抓住了一根藤,低头一看,地下是毒蛇的蛇窝,抬头一看,狼在虎视眈眈,就在这个时候,有只老鼠开始在他抓的藤根部撕咬磨牙,忽然他看见头顶的井壁有一块蜂蜜,于是伸出舌头忘情的舔食。
算了,无所谓了。谁能摆脱桎楛,谁能不奔向原点。原点就是召唤,就像母亲召唤儿子、黄昏召唤黑夜。
无论转弯、还是险滩,无论小径,还是大道。继续跑吧,好好跑吧,跑得两腿发麻,跑得心跳加速,跑得大汗淋漓。跑得越来越有快感,越来越爽。反正都是殊途同归,反正都是风中的秋叶。落地之前好好享受飘舞的快感,到达之前好好体味过程的快感。有了快感你就喊。别怕路上的风景不好,无论什么样的风景都是风景。无论什么样的风景都值得欣赏。被风景陶醉也是一种快感。有了快感你就喊吧,喊出来吧。一边行跑一边喊吧。

作者:越千山透轻寒

文章分类标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