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的前身是游戏,人们在游戏中产生出了规则,加入游戏的人们遵守游戏规则,游戏中并无裁判,自由心证下便也培育出了“自控、自律、自觉”的骑士精神。在比赛中,参赛者不分强弱皆全力以赴,游戏规则维持秩序,参赛人们互相视对方为竞争目标,肉体与心灵在游戏的竞争中不断的进步成长。

现今二十一世纪,我们变得有得坐就不站、有电梯就不走楼梯、有键盘就不写字的时代,但因跑步而导致生活上的改变,不跑就会死、不跑不舒服、不跑心情郁闷吃不下饭,我们爱跑步,也爱跑步的朋友,更爱参加路跑赛的以跑会友。

•自控

二○一○年跑步风气崛起,路跑赛突然从农业世代进入工业时代,就算是42.195公里的马拉松赛事也不遑多让。以前在跑友口中“周周都要跑马拉松”的玩笑话,却在二○一四年成真,我们由跑步好健康、跑步真幸福,转变成搞伤自己代表无敌的意志力,如果教育部体育署早几年挖掘他们当运动员肯定进国家队去奥运。

然而,骂得越兇的赛事越难报名的扭曲现象,也不时发生在你我周遭。没完赛奖牌,该骂;完赛奖牌做太烂,再骂;补给只有水没有食物,真欠骂。交管差、救护少、动线乱,骂骂骂。骂完之后F5继续按,到底是为了健康跑步,还是为了寻求再骂一次?

•自律

张叔叔名言录:“跑步跑到脑袋坏掉。”有人伪造参赛号码布参赛,为健康?为奖品?为免费照片,还是为了有得在FB打卡?跑步能有自我对话,更认清自我与内在的维持和平,但现今没有在FB打上“妈我在这”,是否就无法融入同侪文化之中?

伪造号码布参赛有违运动精神,不仅仅影响其他跑者的权利,也违反赛事所设立的规则,而游戏初衷的骑士精神破灭,游戏就在“恶”的行为中荡然无存,伪造号码布参加路跑赛又何所谓?只为贪小便宜的省去高额报名费吗?那在跑界中最流行的号码布的转让呢?路跑赛事违规条例明确记载不能使用他人号码布顶替参赛,自己有急事,因不能退报名费又不想浪费钱,所以资源回收再利用转让他人参赛,就不算代跑?不论是转让者还是接受转让者,这算是转让者与接受转让者的的贪小便宜行为?还是转让者陷害接受转让者而无义推他人进违规的“恶”领域?在用键盘与口水棒打伪造号码布犯伪造文书罪的落水狗时,我们那颗贪小便宜的心有何不同?

•自觉

跑步,开心就好,开心到无视规则?跑步,健康就好,心却越来越无底深渊?黑心的产品我们抵制,有缺陷的路跑却依旧爆满,所以为什么主办单位要改进呢?反正网路谯一谯,明年又是一场秒杀,名嘴的型态在路跑赛中比运动精神与运动科学普及度还高。

一钵师父曾对我:“工人与匠人的差别在于,工人只要完成团队组织任务即可,成也组织、败也组织,不需负起成败责任与改革。而匠人,要为自己所做之事完成度极高,并对事件或物品的质量负有完全的责任与热情。”跑者们!关于跑步,你们是工人,还是匠人?

跑步人物百科http://www.paobushijie.com/renwubaike
    跑步故事 http://www.paobushijie.com/running-stories
    跑步者说 http://www.paobushijie.com/running-quotes
    跑步趣事 http://www.paobushijie.com/running-humors
    知名跑者 http://www.paobushijie.com/famous-runners
    明星跑者 http://www.paobushijie.com/celebrity-runner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