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年假刚过,却一点也没有Monday Blue,因为今天要访问热血大叔史恩,相信很多跑友都已经知道这位常出现在我们周遭的亲切面孔,他是广告里笑着说,“小敏,我载你去!”表情灵活、抛着媚眼的大叔,也是白兰氏鸡精广告里感动了许许多多中年朋友的梦想大叔,他是史恩。

时值盛年也是中年,却重新洗牌,勇于冒险、踏出原本人生轨道。跳出原本工作稳定的电子业,开始勇于追逐自己内心的渴望,发挥从小隐藏在心中的表演慾和追求一种更自在的生活。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大叔拍的白兰氏鸡精的广告,图为MH3的跑友在车厢看到广告后决定一定要把大叔“挖”来跑步的照片。

大叔史恩参加最近的Red dress红洋装公益特跑活动

採访时,每一秒都能感受大叔浑身是戏!(昊子侧拍)

来自大马的小男孩,摄影开启了人生的第一扇窗

原本小的时候成长在一般家庭的史恩,因为身为在大马(马来西亚)的华裔第三代,史恩回忆以前在大马他们家住在吉隆坡,但是因为整体国家环境的关係,生活是比较封闭的;一直到后来史恩像许多的华裔青年一样,到了台湾唸大学时才顿然感受到台湾这边政治、社会的开放风气,对当时年纪轻轻的史恩来说,真是一种近乎文化冲击的感觉。史恩也回忆起小的时候身为哥哥,同时也是一家长子,所以过去的自己总是比较羞怯、不好意思。爸爸说:“去!去拍个照片!”本来连拍个照都会不耐烦、表情臭臭的他,在一直到自己有了可爱的一双儿女之后,渐渐能更加体会,在过去即便是生活不易,自己的老爸还是很舍得花钱在他们小孩子身上,让他们唸好的学校、来台湾唸书、替他们拿着相机记录下他们从出生到成人的点点滴滴。史恩也想传承爸爸对自己的爱,拿起相机记录孩子的成长,他由此爱上摄影,也渐渐打开了以往比较封闭的心胸。

特殊的大马背景,史恩记起,小时后儘管家境并非富裕,但是老爸很舍得为他们留下童年记忆,长大后的史恩,有了孩子也传承老爸用相机记录孩子们成长的点点滴滴。

史恩有时也有担任运动赛事的摄影师,和跑友们互动开心。 採访时,史恩也不忘“表演”一下他热爱的摄影架式(右上)。

大学时期的史恩

“Hash”是什么?

有些人可能遇过史恩,即使是不认识的人在捷运站和大叔擦身而过,也会因为他的白兰氏广告而认出他是谁。攀谈一会后,史恩常会接着说:“请你给我十分钟…”这并不是老鼠会或者是直销拉人。

故事是这样的,原本的好朋友Austin以前常常游说史恩加入每周三夜晚的越野跑团体─Hash1。可是以前心胸还没有那么开放的史恩常常拒绝,总是会推说:“不要啦!很危险!”、“啊!不要!好懒得出门喔!”

但没想到因缘际会在拍了白兰氏鸡精的广告后,一些本来就在Hash的跑友看到捷运上的广告牌,突发异想的邀大叔一起来跑步。就这样,热情的粉丝兼跑友把本来一直抗拒不从的史恩抓到Hash来上山又下水。中年大叔有时跑得脸红气喘,常常当最后回来的“扫把”也不介意。重点是他去了,他和朋友分享、带朋友一起去跑,大家跑完小酌吃饭、喝啤酒,融洽的像个大家庭一样。

后来也因为大叔返乡探亲参加了正宗原汁原味的马来西亚Hash,和台湾Hash比较不一样的是,因为不同的国家风俗,史恩返乡参加的Hash感受起来比较像是某个神秘集会。也因为都只有自己人,而且那次参加的团体只有男士们,玩起来像是大学生一样,比较不限尺度。这让史恩人生第二次Hash就经历了震撼的Down Down洗礼“仪式”,却也成为难忘的经验,让大叔由衷地爱上了Hash。于是,常常就会跟朋友说:“你给我十分钟,你一定要来参加看看Hash!很好玩的!”

补充说明:

Hash源自马来西亚,一个本为当时驻扎的美军们想出的跑步游戏,大多选择山野小路,由所谓的“兔子”做路线,其他人做“猎犭”,在不知道路径的情况下,沿着“兔子”用麵粉或其他方式做出的标记,寻找路径和线索,以能逮住做路线的“兔子”为目标的跑步游戏。近年在台湾因为跑步风气盛行而更为大家所熟知,在北部,台北或者高雄、台湾各地或者各国家都有不同风格的特别团体,文中大叔常参加和提到的则是现在于台北市每周三夜晚的Hash团体(Metro Hash),固定在各捷运站以郊山或者city run的形式让跑友(Hasher)们在忙碌之余享受野跑乐趣。

“Down Down”则是在跑步完以后的活动时间,按各团体的规则和情况有所不同,主要由团内的活动设计者们主持,有新人自我介绍、成员特别“洗礼”活动,例如冰桶淋身体或浸泡、限时喝啤酒等。另外,“ON!ON!”为Hash团体中的特别用语,意指和用途为当有其他参与的跑者(Haser)找不到路径时,会喊“Are you?”(大概意旨:“到底在哪里啊?”)而其他已经找到路径或者标记的跑友们这时则会大声回应以“ON!ON!”让其他正在找寻路径的跑者们了解其他人的所在位置或者是路线位置。

採访时,史恩大叔说到他最喜欢的跑步方式还是越野跑,有的时候路线要直直涉水、跑进水里,水深及腰,他却觉得太棒啦!

关于跑步、越野跑,史恩想说的是…

虽然其实不是从现在中年才开始跑步,高中毕业时的史恩,因为要等待来台湾唸书,所以那时未经世事、傻傻的他就在毫无准备,每天也只有跑个几K的情况下报了人生第一场马拉松,到现在都很难忘,在採访的当日还带了看起来已经颇有年纪的马拉松号码布和完赛奖牌给我们看。

对于运动项目都很富热情的大叔,学习过空手道,因此也是中华民国跆拳空手道的特约摄影师,骑车、跑步样样来。但是说到底,大叔本人最喜欢的还是可以纵情奔驰于山林中,上跑下冲、泡在溪流和涉水、泡在泥巴坑的越野跑比赛。

史恩分享到对他而言,跑步的目的并没有在追逐成绩,大叔乐在和朋友一起跑步,享受跟一群友人,或者甚至一开始不认识的跑友,在整个跑步的过程中拍照、打招呼和互相激励的感动。

大叔的新年新目标

很多跑友、粉丝常常问大叔什么时候才要再复出?跑一个人生第二马或者还有什么计划?

大叔突然认真的说到,自己还想要可以多多锻鍊身体,也许一个礼拜跑一天Hash不够,大叔还想可以顺其自然,在可以兼顾好家庭和演艺事业的同时,慢慢推进自己的能力,从现在的半马(21K)再慢慢往前推进,到有朝一日可以轻松跑个全马不是问题。不过最希望的还是可以在一边练习跑步、练习越野跑的时候,可以也背着自己热爱的单眼相机,跑到前面、跑到后面,替孩子、替跑友们记录下珍贵的画面。成绩对于史恩并不是最重要的,可以感受得到,能够结合自己喜欢的事情─跑步、摄影、家庭和耍宝。带着玩心开心玩、开心分享才是大叔最在乎的!

不要预设立场,也是Hasher,也是在享受跑步时的某种态度,这同时也是史恩人生很贴切的写照。没有一定要什么样的规则,在山林里面大吼大叫,有时不小心摔到泥巴坑里,有时可以放开来的大冲特冲,有时却又要小心翼翼的爬下阶梯和窄路,“这就像是人生的缩影。也就是我要的冒险精神!”史恩说到跑步,说到Hash,就像个期待着一切冒险发生的小男孩,眼神里发着亮光。

 大叔第一次穿印有“大叔”二字的T恤跑步也不忘演一下,边跑边玩,交了更多朋友。 曾经也学习空手道的史恩,对于运动活动,无论跑步、空手道或者骑车都很有热情。大叔人生中第一场马拉松是要来台湾唸大学前在马来西亚时参加的,当时毫无多少准备就傻傻撩落去。完赛奖牌和号码布一直到现在都珍藏在身边。

人生没想过的事,却有可能更精彩!

言谈之中总是轻易的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虽然到了彷彿该有个什么既定的中年形象的年纪,大叔却还像个小男生般的调皮、看不出年龄。其实,对于史恩来说,在表演路途上他的表演慾、求知慾都还很年轻,谁说中年大叔不能有梦想?在史恩的身上,他证明给我们看,不管你的过去是什么样子的人,不管你的人生对于谁来说是所谓的成功还是失败,你就是你,独一无二。

“也许我们跑到半山腰,我都已经脸红气喘,你的体能都还比我厉害,跑的比我快!但是重点是,我们来了,我们在这里,而且很愉快!”现在的大叔更乐在生活和跑步、运动上,也因为这些事情不知不觉得更将他喜欢做的事情,自己的家庭,热爱的兴趣和喜欢冒险的灵魂都结合在一块。

“当我那样跑步的时候,我才深深感到我真的活着,我的心臟跳动、充满活力!”在访问的同时,我们也能够感受得到,正因为大叔的乐天和勇于冒险,机会来了,他勇往直前不退缩,他深深知道表演、摄影、家庭和跑步对他而言,都像是阳光、空气、水,要这样勇往直前才能生存。

访谈最末,大叔说到:“摄影、跑步、表演,都是无止境的探索,如果人生中多的是冒险,那何不现在就开始面对?任何时候都是开始冒险的好时候!”

大叔谢谢你,在你的笑容中可以了解到,人生并不是一定要怎么样,不一定要追求制式的成功,或者是谁的肯定,而是要能够一直一直乐于分享,也热爱冒险。ON!ON!

更多跑步装备文章见: http://www.paobushijie.com/running-equipment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