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马拉松精英职业运动员张嘉哲

时间过了一个月后,心情较为沉淀,才能提起勇气开始述说这一篇故事,解答大家对我的期望与疑惑,让各位久等了,请见谅。

为什么受伤?

今年二月二日自费参加香川丸龟半程马拉松赛DNF后,做了许多检查,从超音波到骨扫描,从疑似疲劳性骨折到胫后肌肌腱撕裂伤,也做过增生疗法、超音波、电疗、雷射、磁场、针灸、徒手按摩等等治疗,利用游泳、飞轮、REDCORD来保持体能与核心力量,并且深信张叔叔说的:“偶以前环台脚透,米天擦擦劳妹,边跑边透,环台完脚也好溜,所以透要使它更透,厚搭啦!”,为了就是准备三月二十九日的世界半程马拉松赛。

为什么要参加呢?

近年来我国半程马拉松成绩没有太显眼的优秀成绩,所以依照历年成绩排名,我能再次参加世界半程马拉松赛的机会相当大,所以去年2013年下半年时,我便积极的联络中华民国田径协会,希望再次代表中华队参加世界半程马拉松赛,一方面准备全国运动会与福冈马拉松以及联络香川丸龟半程马拉松赛的相关单位,心里也一直悬繫着能再有机会与世界上最强的跑者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我舍弃不下心中的对于世界的爱恋,我忽视自己曾说过的那句话:“没有坚持,只有放弃。”,我背叛自己的理念、催眠自己、欺骗他人,为求填满心中飢饿野兽的慾望。

为什么不弃赛呢?

我没有办法像万金石马拉松一样,跑到两公里时发觉疼痛就弃赛,因为这世界是我自己想到来的圣地,我到了,一心只想完成仪式,我深刻的明瞭会有些疼痛与牺牲,但最后的结果我无法预测。

我带着伤痛下场,前五公里疼痛感较小,但随着里程数的增加,疼痛感也随之增加,我越来越慢,慢的如走,一般跑者也一群群的超越我(因为这次世界半程马拉松赛与当地半程马拉松赛合并举行),望着他们我有种自己向后倒退跑的错觉,心里想着张叔叔的话向前进。路旁的民众们拿着手册认出了我,他们吶喊着CHANG,但有时会唸成CHENG。有些跑者会闪避不急擦撞到我,也有人会拍拍我的后背为我打气,而金髮的女孩则回过头来对我说:“Are you ok ?”。

赛前,驻丹麦台北办事处已经连络当地华侨,站在约12公里处的国王车站附近为我加油,我希望能跑过她们面前,不希望他们拿着国旗却空等无人,我的缓慢考验着他们的耐心,也考验着我对于危机处理的能力。我一跛一跛的跑过12公里处,他们欢呼着、挥舞着,我低头不让他们看见我脸上所流露出来的痛苦。

贪婪带来的结果是?

大约跑到15公里(也可以说走到15公里),我感觉到我的疼痛处有啪啪两声,然后我觉得上帝听到我的呼喊,让张叔叔的话灵验了。我居然开始感觉不到任何疼痛,而且又可以开始跑了起来,我很疑惑、不解,觉得是一股奇蹟,我确实又跑了起来,但左小腿腓肠肌与阿基里斯腱感到相当紧绷,最后,我以一小时五十四分五十一秒,第一百零九名完赛。日本队的队医在赛前有问过我的伤势,当我回到终点时他很热情的跑过来慰问我,但当时我自己也还在疑问当中,所以我也无法回答他左脚的状况如何?

回到饭店,倒进了七大袋的冰块在浴缸中,身体沉浸于冰冷的水里,与刚才跑道上华侨们的热情感到极度反差,我动动我的双脚,自己为自己检查,我发现我的左脚内翻的动作(Inversion)做不出来,我起身,冲乾净自己的身体,但灵魂早已出窍。然后,我回到桌前,拿起手机在张叔叔的FB上留言:“God bless me,I am safe.  一切安好,有些地方可能断了,请屠阿姨把钱准备好。”

作者:张嘉哲

跑步体能训练 : http://www.paobushijie.com/running-workout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