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者说

奔跑教我成长的那些事

  记得第一次参加百公里越野赛的时候,同事在MSN上跟我说“你是个神人”,另一位同事则在他的基础上加了几个字“你是个神经病人”。其实这样说也不错,在某些人眼里,我们这些狂热运动分子的行为确实挺奇怪的,放着舒坦的生活不去享受,却一次次把自己推到挣扎与痛苦的边缘。

KEEP RUNNING跑步者 精选

梅琪活(右)每周日约跑会吸引大批同道者。左为苏茜华,中为高海连

连绵阴雨让人精神萎靡,好在暖春不远,是时候来点户外运动了。在这次专题中,《外滩画报》采访了四位 热爱运动和长跑的人士:来自香港如今定居上海的梅琪活,当年曾名列香港十大跑手之列,多年参加过数十场马拉松比赛,现在每周发起一场环绕浦东世纪公园的长跑训练,风雨无阻;来自台湾的苏姐,参加过由摇滚乐队伴奏的美国凤凰城马拉松和人情味十足的内蒙古马拉松;北京姑娘高海连,对长跑和马拉松有着非同一般的 经历和见解;来自上海的赵睿丰,从大学期间体育不合格变身为资深马拉松运动员。和我们同为普通人的他们,崇尚健康生活方式,把运动当作最大娱乐;通过刻苦 的训练,在追逐梦想的路途上战胜自己,突破界限,也许能给我们带来诸多启示。

跑步新人类自述

小胡:“离‘百马王子’还有很长的路”

2008 年,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NIKE10公里跑,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叫“一起跑”的跑步俱乐部,进而结缘马拉松。到今天坚持长跑4年了。2008年上海东丽杯是我的第一个马拉松。当时心里没底,忐忑不安,主要是怕出健康状况。犹豫很久,在报名截止前才下定决心报了全程。为了备战,开始在世纪公园外围绕圈。我 的第一个马拉松成绩还不错,穿了一双前半掌都已经开胶补过的NIKE运动鞋,3小时21分完成全程。到现在还留着那双NIKE 鞋子,一直舍不得扔掉。

刘君彦:学会停下

  刘君彦,女,38岁,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小学体育教师。2010年北京TNF100越野跑挑战赛50公里女子冠军,2011年TNF100越野跑挑战赛百公里女子冠军,2011年北京国际徒步大会100公里冠军。

张嘉哲的真男人日记-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坚持”,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个不习惯的赞美,因为多年来“固执”才是同侪对我的评语,所以我一直搞不清楚如此相似的固执与坚持,是要如何去区分界线?自己对于自我的判断是认为我比较偏向固执,如有人这时赞成而且附议时,我又会特别强调这是择善固执,不是只有固执,当然,可想而知我肯定又被同侪们一笑置之。

我的马拉松,我的跑 精选

鲁迅在《读书杂谈》(《而已集》)里引萧伯纳的话说: 
  
 世间最不行的是读者,因为他只能看别人的思想艺术,不用自己。较好的是思想者,因为能用自己的生活力了,但还不免空想;所以更好的是观察者,他用自己的眼睛去读世间这一部活书。

我是不是已经走火入魔了?

我是09年在憨豆的怂恿下接触到马拉松这项运动的,当时参加马拉松只是觉得好玩,不曾想到马拉松就跟毒品一样,一沾上就脱离不了了。

在奔跑中体会生命,享受人生

《阿甘正传》中,阿甘突然有天想跑步了,然后就开始跑,不停地跑,跑了好久,突然有天不想跑了,就不跑了。别人还纳闷呢,怎么不跑了?阿甘没有理由,想跑就跑,不想跑就停下来。多么正常的一件事情啊?为什么需要理由?

为什么是跑步

跑步,毫无疑问从过去一两年开始已成为一股社会潮流,越来越多的都市人不约而同都跑了起来,清晨、傍晚、马路,郊野,无论哪里 你都能看到越来越多跑动的身影,国内各种马拉松赛事、越野跑赛事也仿佛雨后春笋般突然都冒了出来。但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还从未被认真回答:为什么是跑步?

跑者的饥饿感

我常常思考一件事情,跑步让我着迷,到底意味着什么?这种思考的感觉每次经历比较艰苦的赛事之后都会变得更加强烈。我常常需要把比赛之后的感受写出来,这是一种倾诉,也是一种反馈,是从身体到思维的总结,是每个人天生的“复盘模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