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Libby James 科罗拉多的家中,有个小书柜立于饭厅里,书架上满满地都是77岁的她用生命跑步,所收集来的奖盃与相关纪念物,感谢客制化服务──她有不同的实用瓷器都是来自她最爱的一场当地路跑赛;又例如,她的厨房流理台就镶着足以留名千史的纪录──在Pikes Peak Ascent马拉松赛中,跑上了7815英尺高的高山。

这位五英尺2吋高(157公分)的特约作家、童书作者,同时也是地球上完成最长距离的跑者。在大师的领域中,时间就是年龄等级的比较目的,这概念类似于高尔夫球赛中的差点(handicap)制度,因此Libby恰是领域第一人。

在年龄等级的分数中,超过百分之九十的人,就是世界级跑者。Libby的时间,却超过百分之百。简单来说,她属于自己单独的联赛里,她出赛就是冠军。

Libby James是大家族的家长,有四个年过半百的孩子,也是12个孙子的奶奶。儘管如今跑步已成家族活动,但其实Libby一直到了四十岁,才参加人生第一场赛跑;那时,谁也没料到Libby的跑步职涯会如此的辉煌,更别提是名列青史了。

冠军的生成

1936年,二战爆发,生于伦敦郊区布伦特伍德(Brentwood)的Libby还是个四岁小女孩,跟着美籍父亲、英籍母亲举家来到美国。历经往返两国间的时光后,终于定居在西雅图数年,而后搬到凤凰城──她在此完成高中学业。

她到了俄亥俄州的Wesleyan大学专攻英语学位,因而认识了她的丈夫Dave。毕业后,他们俩搬到科罗拉多州,五年后有了四个小孩──两个男孩、两个女孩。在带小孩之余,Libby挤出时间习得美国西部文学的硕士,并于当地社区大学任教、兼职记者。虽然她非体育科班出身,不过时常与丈夫打网球及滑雪。

就这样到了1972年,35岁的Libby读了一篇有关跑步的报导。

“犹记当时看着那篇报导的我,那股『我想试试看』的心情。”她说。

有着满屋子青少年的Libby每天早起,绕着家附近公园里的湖畔跑一英里。

“她起床后去慢跑、洗澡,然后在我们都起床之前把早餐准备好,”现担任佛州奥兰多迪士尼公司副总裁的小儿子Jaff说,“她总是洗完三大桶的衣服,并准备好自制的优格与麵包给我们,而当时我们还以为拥有超人母亲是件正常的事情。”

很快地,Libby James开始增加距离,而当她接近四十岁时,朋友鼓励她参加就举办在Fort Collins的竞赛,而那是她人生的第一场赛跑。

“过去女人并不被鼓励竞争,而我也从未视自己为竞争者,我最到最后才理解到也许好胜并不是件坏事,而是让我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什么程度。”Libby表示。

这次经验使她快乐,于是第二年参加了人生第一场26.2英里的马拉松──1968年丹佛马拉松赛。

“我读了有关马拉松的事物,心里觉得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一切看来是这么的不可思议,所以我想要试试看。”

“我记得她为第一场马拉松训练自己的时候,”她最小的孩子、现居Fort Collins并任职州代表的Jeni James说,“那时我才国中,而她和朋友一样是跑之前那一英里的路线,但是跑上二十次!”

Libby的首次马拉松以3小时48分的成绩完赛,这个成绩激励了她,进而想参加波士顿马拉松。但问题是,波士顿马拉松没有超过40岁的级别可以报名。

“我写信向大会主席申愿,他回我说如果我跑在3小时30分左右,就可以参赛。所以我参加了Denver的比赛,交出3小时39分47秒的成绩,随后付了五块钱的报名费,成为波士顿马拉松选手之一。”

随年龄的增长

到了五、六十岁时的Libby,从英里赛到马拉松赛,写下的纪录相当辉煌,大部分的原因就是他不会因为年纪增长而停止。到了2009年,她参加了Bolder Boulder十公里赛的70至74岁组别,并以48分55秒完赛,写下自己的第一场美国纪录,以两分钟之差,成功打破先前的纪录。

2011年时,她参加了在丹佛(Denver)举办的Aetna Park to Park 十英里马拉松75~79岁组,跑出自己的第一个世界纪录,成绩为1小时19分22秒,她甚至没有察觉到她刷新了纪录。

“要不是比赛完回家后,女儿Jeni上网查询,否则我们不会知道这件事。这很过瘾,但我不会花一辈子来追逐纪录。”

话虽如此,2011年时她还是赢得75~79岁组的USATF全国俱乐部越野锦标赛(USATF National Club Country)冠军以及100.4%的年龄分级得分,使她的队伍获得全国冠军。2012年时,又在纽约州首府阿巴尼(Albany)举办的美国五千公里赛中脱颖而出,成绩是23:34。

2012年她进入了科罗拉多州长跑名人堂,并且在2013年的华特迪士尼半程马拉松赛(Walt Disney World Half Marathon)中跑出了半程马拉松的世界纪录,成绩为1小时45分56秒、103.75%的年龄分级得分表现,根据美国田径协会(USA Track and Field)统计,前一年接近1400万年龄分级中,只有8项成绩是100%以上,而其中四个属于Libby。她还被Running Times杂志与美国路跑俱乐部(Road Runners Club of America)评为2013年度当代路跑人物。

最近的周末,James在华圣顿洲斯波坎(Spokane)的Bloomsday 十二公里赛75~79岁组别中,突破了美国十二公里纪录,成绩是1:01:11,她以41秒之差打破了长达8年之久的纪录。而下一个标的是五月二十六号的Bolder Boulder 时公里赛。

迪士尼半程马拉松结束后,迎接妈妈的Jeff说:“77岁的时候,她是世界级的黑马。最有趣的是她身高大概五英尺两英寸,看起来就是个迷你的小东西;再者她看起来沉着又和蔼,就是个慈母。但,当你把她放进比赛中,她将变成专门赛跑的黑马,而进入赛跑模式的她,更跑出属于她自己的路。”

跑步技术实践

我习得“姿势跑法”完全是场偶然,在几年前也从未听闻尼可拉斯‧罗曼诺夫(Nicholas Romanov)──就是那位推广更快、更有效率、更不容易受伤的跑步方法的博士。有一天与深受运动伤害多年的顶尖跑手Penny Tisko一同用餐时,无意间得知“姿势跑法”。

经过一段时间努力并且贯彻“姿势跑法”后,Penny Tisko 才告诉我,她很崇拜罗曼诺夫博士,直称赞他是又聪明又好心的人。因为当Tisko一度以为自己再也不能赛跑时,就是靠着博士的“姿势跑法”重新振作,并燃起回归比赛的希望,后来让她在纽约马拉松以3小时34分重返荣耀。

我们第二次见面时,Tisko慷慨地分享了“姿势跑法”的基础观念给我时,我突然被点醒了。“跑步需要讲究技巧,就像其他运动一样,透过一再练习才能更拿手。”这是她告诉我的。

这是近几年随着克里斯多福.麦杜格(Christopher McDougall)所着的《天生就会跑》一书出版后,才渐渐崭露头角的哲理。赤脚跑法、气功跑步,还有钟摆式跑法都是因应而流行起来的。

“我刚好知道更轻松又能避免受伤的跑法。”Penny Tisko 指出有八成的跑者经常受伤,而她从“姿势跑法”中获得了解决之道。

罗曼诺夫是1970年代的运动科学博士,也是苏联运动体系的教练。他运用物理来理解对跑步最重要的要素。知名的健身教练Brian MacKenzie在其着作《Power, Speed, Endurance: A Skill-Based Approach to Endurance Training 》中,写到罗曼诺夫的姿势跑法是运用重力向前跑,并以垂直身体的角度踏出步伐,藉以转换身体重量的支撑。

“重力是很无情的力量,会影响所有的动作,所以要跑得好就必须善用它,而不是对抗它。”Brian MacKenzie表示。

“想要学会姿势跑法,知道如何踏出步伐是最基础也最重要的技巧,”靠着姿势跑法,成功使自己一英里纪录缩短超过一分半的Valerie Hunt说,“相当惊人的是,一开始你的身体会抗拒这个技巧,你必须不断练习,直到大脑开始传递出“这个动作才是真正该做的”讯息。”

Tisko强调练习姿势跑法时,会有一股“自然的力量”随之升起。在当地实际教导时,她向大家解释学习关于此技巧的方法,包含保持180节奏的重要性,专心于使用重力而不是肌肉的作用力并且避免前脚的脚跟冲击地面。她建议穿上轻巧灵活的鞋子,可以避免脚跟冲击过大。她说:“如果愿意实践这样的技巧,我们都会大幅进步。”

我们一家子

毫无疑问,Libby家族成员们,无不因为大家长而爱上跑步。当Kristin、Jeff、Kurt和Jeni谈论他们的妈妈时,他们以幽默感表现出尊敬,无疑地,就是自嘲被这位生于富兰克林总统时代的大家长给打败。

“2013年八月,她1.6公里跑了6分58秒,当我问她如何办到的,她回答我:『你真的应该现在就打败我。』”在怀俄明州Cheyenne的电信公司工作的老大Kristin Lee笑着说:“我同意我应该打败她,但是我做不到,而且我真的尽力了。”2012年时与妈妈一同参加东京马拉松大赛、现居日本东京的次子Kurt表示:“她果然把我打趴了。”

Jeni则说:“我在比赛中赢了她两次,然后吐的淅沥哗啦,我不打算再这样做了。”

连孙子也只能以幽默感追上他们的奶奶。当Kristin的24岁儿子Adam想尽办法要在他们全家族的年度感恩节赛跑时,成功跑在最前头,他大笑着说:“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

Kristin的女儿Amy说:“有一年,我高中的田径队在做赛前训练,我跟奶奶一起参加了。我们开始赛跑,但从来没有一次与她一起跑过终点线。而且,在高中校队中,她应该是第三快吧!”

“如果你输给了妈妈,没什么大不了,”Kurt表示,“因为每个人几乎都输给了她,所以你有很多同伴的。”

身为孩子们榜样

儘管总是这样打趣地谈论Libby James,但当谈到James的成就时,家族成员们仍是充满敬佩之情。

Kristin说:“对我们所有人来说,不只是赛跑,还有生活中各方面,她都是一个很棒的榜样。”

Jenni说:“她总是使人心鼓舞,那份激情渗透进骨子里,并让跑步成为整个家庭的大事。”

Libby James自己则表虽然她的确希望树立一个好榜样,不过这并非她开始跑步的原因。她认为生命中经历太多的得与失,而只有跑步一直不变的。所以她仍然会在周末跑大概16公里,而其他大多数的日子则是6到9公里。她说:“我爱待在户外,让自己有时间去思考和解决问题。当我丈夫生病进行心臟手术时,我去跑步;我儿子结婚那天早上,我在日本跑步;我的丈夫死后,我跑了一整天。跑步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最值得一谈的是,在Libby实践跑步的承诺中,她的孩子与孙子都学到了人生重要的一课。

“只希望自己到了这个年纪时,还能够像她一样。”她的儿子说,而女儿补充道:“很难去形容她是怎么样的人,就是如此的令人折服,真的没有人能与之同论。”

Libby James跑过所有的赛跑,从一英里赛到马拉松赛,至今仍保持着某些纪录,并且进入科罗拉多长跑名人堂。

奥运会马拉松 :http://www.paobushijie.com/paobushuju/olympic-games-marathon-result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