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赛场上看到许小微,印象非常深刻,今年福隆铁人三项赛进入最后的路跑赛段,她专注的快速奔跑着,果然是强者的样子,赛后正式的打招呼才发现她真是一个亲切的女生,聊天后更觉得很健谈、有想法,个性直接而且不怕挑战,热爱自助旅行、冒险,“我喜欢跟人家竞争,如果在赛场上遇到比我厉害的人,我就好兴奋。”小微说。

这点真的是与生俱来的,但背后也有一段让她变得如此坚强的故事,家人一场大病、一趟充满变数的自助旅行改变了她,当时爱玩年轻的小女生学会勇敢,茁壮到不怕任何挑战,成就现在的女铁人─许见微。

坚强的家庭

记得有一次和小微在线上聊天,聊到一半她突然说:先这样啰!我要去帮我爸按摩了。那时候开始就觉得这个女生好孝顺喔!之后专访时才深入了解,“你不知道父母什么时候走,能做尽量做。”小微说,之后慢慢道出她的成长史,就像电影《马拉松小子》里主角的哥哥一样坚强,“记得哥哥在我10岁那年生重病,父母到处借钱治我哥哥的病。”小微说,她的哥哥当初得了红斑性狼疮,那时候这个病状才刚出现,市面上没有治疗的药物,更不用说健保给付,“父母想把病医好,到处求医,哥哥吃药吃到肾坏掉,那时候洗肾没有健保,一个礼拜要3、4万,每次住院都是10几万、10几万的付,我们根本没有钱付,都是我父母默默承担这些。”小微说“我有一对很坚强的父母。”这样的辛苦过程,仔细听下去让人觉得鼻酸。

“小时候我哥哥半夜会抽筋,常常救护车来,有1、2次差点挂掉,我从来没看过我爸爸哭,但是那时候我爸其实有偷偷哭过,也不会跟我们讲默默承担。”小微说“会那么独立应该是从小就养成的好习惯吧!最特别的的就是上国小一年级的第一天,就会搭公车回家,国中毕业那年哥哥换肾,我自己决定未来的方向,填志愿选学校,因为那时父母忙着赚钱治哥哥的病,小时候的暑假常常是我陪哥哥在医院,父母工作忙完,再来医院看我们,从小爸妈不在的时候,就会帮忙家里工作。”求学的过程没有爸妈的关心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她从小就过的很辛苦,在最爱玩的年龄没办法享受一般女生的生活。

“我有一段很低潮的生活、人很悲观不快乐,还记得专科毕业,21岁那一年,我对未来一点想法都没有,喜欢面对人群的我跑去运动用品店工作半年,之后因缘际会之下,接触塑胶地砖业务工作,每天骑车在大台北拜访客户,正当我熟悉这个工作,开始接案子的时候,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接到家里来的电话,说妈妈倒下了,我吓的跟老板请假,那时候妈妈急性肝炎,状况很严重还交代后事,当天回家就跟老板辞掉工作,回家交接工作把妈妈所有的工作接下来做,那时候几乎天天关在工厂没日没夜的工作,没有薪水、没有休假,跟着父亲到处学着如何生产壁布、操作机器、跑银行、接洽客户等等,那时候真的没有太多时间难过,因为每天都好忙、好累,所以很希望什么都不要想、不用做,和当时的男友大哭一场,他说隔天要陪我去医院看妈妈,隔天就消失联络不到人,之后才知道他噼腿,感觉瞬间什么事都发生在我身上。”小微说“还好妈妈的病渐渐好转,现在也很健康。希望父母能好好享受接下来的人生,爸妈,我爱你们。”

因为那时候的日子,才造就今天的小微,工作能力强、运动也强、旅行玩很大,没有这段过去也没有今天的成就。

专科学英语

“我读书的时候读外语科,其实我英文超烂的。”小微说,听到这里小编觉得有疑问:那为什么要念外语科?“因为我不希望自己一辈子英文不好,所以我填了外语科,结果被当的乱七八糟。”我们一边聊一边笑,英文不好其实也不是没原因的。

小微国中的时候资优班,当时同学程度都比一般小孩快,“英文超烂的原因是我A到Z都不会的时候,我们班已经在教句子了,因为大家都会你不会,被同学排挤,他们觉得我拉低班上总平均。”小微说“班上的人大部分都95分以上,我因为数学超好,但是英文只考个位数,所以我都85分左右。”这样的成绩拉低班上平均…,当时班上竞争非常强,国小很活泼人缘很好的小微,到国中被同学排挤,老师更是严格,“资优班就是爸妈没时间管你,就希望老师多管你,所以每天都被打、呼巴掌、罚跪,同学每天都打小报告说:许见微今天跟谁讲话,只要跟我讲话的人,老师就把他叫过去说:如果你跟许见微讲话,你就没前途。”小微说,这样的教育方式,小编不予置评,希望未来的小孩子可以有更好的学习环境,虽然小微不喜欢念书,却勇于挑战自己的弱点,上高中前父母忙于工作、照顾哥哥,她只能自己选择学校,“没人告诉我该怎么做,我只知道自己想读外语科,因为英文好烂,再不学好这辈子就跟英文无缘了。”小微说,这真的是别人没有的勇气,因为这样专科时也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

很活泼爱玩的小微,专科时当然也玩很大,但是英文不好,当然也被当掉,最后有顺利毕业吗?“我爸妈说你有本事玩就要顺利毕业,所以我被当掉他们也不给我钱暑修,我很少暑修,到专四专五人家都半天课,我都整天课,同学说我当的量应该没办法顺利毕业,我逻辑很好超会排课,把课表排的超漂亮,后来就顺利毕业。”小微说,一段很妙的学英文之路成功了,顺利毕业也学会英文,但是一路走来还是有点遗憾,“那时候没有认真念书,如果早一点接触国外旅行,就知道什么是我需要,所以现在我尽量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想做什么就去做。”小微说,后来的自助旅行改变了她的想法,从忧郁走出来,变得更坚强勇敢。

自助旅行是场战争

“自助旅行不是在玩,是在打仗,你要知道怎么订车票、你要去哪里。”小微说。接着就开始听她分享一段段奇妙的经历,有很多状况就像电影灾难片一样上演。

“2004年那一年过年,表姐说要去印度旅行,我听了很想去,因为我好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跟父母提这件事,把身上所有积蓄拿出来,22岁第一次自助旅行。”小微说“那时候我们有4个人,我跟我表姊和2个朋友,现在我表姊和其中一个女生环游世界过了,那女生在旅行认识她的老公,现在定居在澳洲,那次旅行对我们4个人影响很大,改变我对人生的想法和看法。”

“我们去到印度第一个到的地方是加尔各答,后来8年后我又去一次,印度变化超大,现在的印度就像台北一样,我吓坏了。”小微说,到底是有多大差别?“我第一次去的时候,那城市像炸掉一样,没有人住在房子里,沿路都是乞讨的老小,加尔各答当时是他们的第二大都市,他们的生活状况比我们差非常多。我们在印度玩了2个礼拜,第一天吓到就想住好一点的旅馆,1000多块4个女生住,结果那个地方也像炸掉一样,门上有很多锁(被撬开再换新的上去),我们把身上所有的锁都锁在门上;我们搭夜车去其他城市,车上的人也几乎都是小偷,他们派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妹妹过来跟你聊天,说要坐在你旁边,晚上就偷你的钱,还好我们习惯有人不睡觉才没被偷成功,后来只要搭公车就把瑞士刀放在身上。”边笑边分享这些有趣的经历,可见第一次旅行完全就是震撼教育,但回想起来觉得当时多好笑。

“其中有一个女生出去玩疯了,顾着跟对向餐厅里的人讲话,过马路被车撞,报警又被警察刁难,在那边谁都要你的钱,走到哪里就是花钱消灾。”小微说“那时候自己也不懂,我们在台湾习惯花钞票,在印度都拿5块10块,可是人家都拿1角2角,想像那个画面很黑,只有牙齿和眼白是白的,就看到路人都在滴滴咕咕,老板说:你要10块,我看当地人都拿零钱就很生气说:为什么他们都拿那个钱,我要拿这个钱,她们(朋友)都说我疯了。”经过印度惊魂记,大部分的人都会被吓到吧!但是他们一行人越挫越勇,体悟了生活意义,“后来回台湾渐渐没那么悲观,也开始存钱,一个月3000元开始期待下一次的旅行。”小微说,后来2011年和表姊的澳洲行更是疯狂。

“2011年去澳洲旅行,我们想要重机旅行,结果骑不到36公里。”小微又开始叙述另一段更疯狂的故事,“其实我们都不太会骑档车,不会打档速度超慢的,一直熄火,想说要去沙漠旅行,就带一大桶水在车上,结果骑了36公里行李太重就翘狗练(台)摔车了,方向灯坏了捡起来,踏板坏掉慢慢推着车走”这时候我们已经快笑到讲不出话了,后来到底怎么继续完成旅行的呢?开始继续边笑边讲,“我们把车牵到麦当劳,寻找适合帮我们修车的人Andrew,他刚好也玩重机,他说叫我们不要重机去澳洲中部沙漠旅行太危险了,我跟表姐讨论一夜,隔天我们就把重机卖掉换汽车,还学怎么修车。”但是2011年澳洲刚好遇到大水灾,豪雨让马路积水,这一摊摊积水车子过去很容易打滑,偏偏也让他们遇上了…

“我们开太快,看到积水想踩剎车,已经来不及了,车子冲到积水里360度转转转,之后冲进泥地里出不来,我们都吓死了。我们马上很淡定的想办法,我跟表姊说不能熄火,因为车子已经一半泡在水里。”小微说“还好一路上跟当地原住民互相超车,我们超过他们,所以他们在我们后面过来,他们刚好去救车子抛锚的朋友,一个原住民妈妈下车来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忙,后来10个人从车里出来,我们刚开始很害怕,不知到他们是来帮忙还是抢劫,因为澳洲原住民在他们澳洲很受争议,也跟当地人聊过这个话题。后来他们说要帮我们把车开出来,我们有点担心,但也没其他办法,只能信任他们了。一位原住民开着我们的车,我和表姊和另外4个人壮汉在后面推车,1个100公斤的重量级壮汉在前面抬车,事情发生后30分钟处理完毕。”整件事发生过程像拍电影一样,听了小编目瞪口呆,遇到原本以为不好相处的澳洲原住民,没想到是这么热心助人,这也就是旅行有趣的地方,深刻的体验当地文化,唯有亲身经历才能明白,所以她们还去体验当地的鬼屋,拍成影片分享,2个女生的爆走旅行,真是让人觉得惊讶又好笑。

旅行的意义对小微来说…“自助旅行前我还蛮悲观的,心里觉得我为什么要承担这么多事情?为什么这些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旅行之后你会看到比你生活更糟糕的事情,之后我觉得自己的事情根本不算什么。”小微说“我们在台北生活久了,会觉得生活就是这样,当你离开这个地方跟别人聊天,你才会发现生活并不是这样。”为了让旅行更有意义,小微也会订主题:印度学瑜珈、泰国学按摩…也带爸妈体验自助旅行,到现在小微的爸妈也迷上自助旅行,为了有好体力去旅行,开始自己的运动生涯。

越玩越大

“我觉得凡事起头难,所以下决心要做的那一刻,对我来说其实是最难的,自己的不确定感、完成不了的恐惧感,都是准备比赛最大的压力,也是完成比赛最大的收穫,因为过程总是会让人回味一辈子。”小微说,这是她对运动的感觉。

小微开始运动也是2004年从印度回来后的事情,机缘下认识一个朋友,邀请小微去看垦丁113半程超铁,“看场上奔驰的选手,那种坚毅、痛苦又快乐的表情,让我对这项运动充满崇拜敬畏的心,希望有一天能变成女铁人,但是那时候,没有运动习惯的我,光是要出去跑步就痛苦的要命,所以一直没有去完成这个梦想。”小微说“2、3年后慢慢喜欢上跑步,因为比赛让我在台湾小旅行,所以也开始拉周遭好友一起跑步旅行,一起大笑、一起流汗感觉很棒。”

越玩越大的关键就在2007年泳渡日月潭,“表姐约我去泳渡日月潭,我还不太会游泳,表姐说:只要会踢水就可以完成。那次近乎快溺水的我,快失温状态下完成,因为觉得自己很逊、很没有毅力,很多想做的事只会嘴巴说着想挑战,然后没有一件事可以做得好,为了改变自己的态度,我决定在25岁前完成人生第一个马拉松,2007年初马完成,改变了我对生活的态度,变得更有执行力,因为按部就班完成挑战的感觉,真好!”小微说“那次经验,让我对于挑战自我极限起了兴趣,开始计画一个又一个的挑战,把之前在脑海里打转的梦想一个个实践,2008年初加入土城慢跑,跟着前辈一起慢跑。那年夏天报名清水救生队的救生班,九月完成宜兰梅花湖亚洲盃初铁,2009年完成垦丁半程超铁,2010完成台东超级铁人,2011年第一次和DWD出国参加五岛超铁,展开海外旅行运动结合的梦想,然后2012年完成第二次海外超铁─日本皆生米子铁。”

“2010年元旦假期,刚好是我28岁生日,所以想送自己一个礼物,因缘际会下知道教练要去泰国参加日本梅丹车队的冬季训练营。在那时候开始对单车这块产生了兴趣,回想当时我连变速都不太会,就傻傻地跟着教练去泰国见世面,想了解看国际单车选手怎么训练,很多不同国家的选手,冬天都会到这里训练,因为泰国物价便宜,Nakagawa桑的旅馆提供非常好的住宿环境,一天只要300泰铢,包含选手餐,训练营里还有按摩师驻守。”小微说“他们的练习生活是什么样子,当然基本上只有早餐和晚餐可以跟大家碰到面,聊天,晚上看着每个车手都在上传练习资料跟欧洲教练讨论训练事宜。唯一起骑车的那天是跨年夜,他们约我们一起去清莱玩。在泰国骑车两个星期,教练带我们每天破百公里的单车骑乘,为了能每天都出去骑车,晚上休息跟着选手们学做运动按摩。还参加了当地一场普吉发的爬坡赛(听说比武岭还难骑),那是我第一次弃赛,也因为那次的打击,我决心学好单车。”

越玩越大,想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没想到这个瘦瘦的女生竟然可以完成超铁,“对我而言,第一场台东226超级铁人赛,最深刻的是在赛前准备过程。我第一次面对那么大的训练量,从那时候开始才培养每天运动的习惯,适应过程,心理和生理承受很大的考验。”小微说,226公里对很多人来说真是难以想像的数字,练习量身体也不见得可以忍受,“长泳3-4公里、长距离骑乘100-150公里,长跑30-35公里,还有一周至少一次三项速度训练、肌力训练、核心练习、瑜珈,这些都是一周内要完成的菜单”小微说“比赛鸣枪那刻,到完赛进终点,我真的做到了,也比预计的快了快2个小时,所以真的觉的人的潜力无穷。”

比赛时遇到的困难呢?“当然比赛当下一定有某种程度的痛苦,尤其在最后马拉松30公里遇到撞墙期,痛苦到很想放弃,还要不断鼓励自己、告诉自己:你可以的,你可以熬过,这些痛苦只是幻觉。”小微说“我从第五名慢慢追到第一名,对自己那时候的体能表现也很陌生,不知道是否能一路维持一样的速度,只能试着挑战自己的极限,把自己榨乾到终点,第一次比赛用尽全身的力量完成。”最后小微以12小时43分07秒完赛,拿到女子组冠军。

嚐过第一次甜美的胜利,接下来慢慢往国外发展,挑战外国选手,“2011年第一次海外赛事,五岛226公里抱着朝圣的心态去参加,想拜访超铁发展很健全的亚洲国家:日本。看看他们选手和主办单位是如何准备这场赛事。”小微说“我觉得如果想要不断挑战自我极限,眼光一定要远,要去了解,为什么他们会比我们强,尤其遇到同是业余没有运动背景的女选手,我更是会想深入去了解,别人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要跨出台湾出国比赛,对我来说,光是赛前学拆装车、打包,就是很大的挑战。”

小微也感谢她的恩师─台南铁人社社长李高伟、单车教练三德,“这两年在他们指导之下,慢慢有练习的架构。”小微说,她非常佩服李高伟,“他真心喜欢运动,享受挑战自我极限的过程,而不被名次所綑绑;工作很忙,练习时间很琐碎,却能一直突破自己的极限,第一届垦丁113K,他是国内男子排第四,前面是杨茂雍、谢昇谚和魏振展。”小微说“很乐于跟周遭实力相当的同好分享心得,这是我佩服的选手气度,加上他谦虚、低调、热心,是我最欣赏的业余铁人。”除了这两位教练外,现在又多了谢昇谚和罗威士这两位教练的指导,也有两大社团─DWD铁人三项社和土城慢跑的支持,在好的教练和队友带领之下,小微不断挑战也不断为自己订下很多目标。

“我对未来目标没有太大局限,也许下一秒就会改变,人要活在当下、享受当下,所以目标订太遥远,可能有点不切实际,目前的目标是希望能在身心灵都健康的状态下,继续挑战极限;如果明年亚洲有Ironman,会试着去拿Kona的门票,想趁着年轻多看看世界,到各地比赛,然后分享我所看到的,感受到的不同运动文化;最终的目标是希望自己能开心的运动、推广运动,且多尝试不同的户外运动,让生活更多元、丰富。”小微说,双脚踏实的过生活,努力的工作也努力的玩乐、运动,也希望大家都能健康完赛,所以2012年皆生米子超铁前她受伤时,心情和训练都受影响,但是没多的时间悲伤,只能想办法让脚更快好起来,也提醒大家:

“运动是一辈子的事,受伤就是要休息,勉强练习不会有好成绩,而且会让身体受到更大伤害,得不偿失。”小微说,这是她的运动原则。

11月的垦丁Ironman 70.3,她决定要给自己一个突破,目标订在520-530之间,虽然有点不确定,但是尽力去完成,这就是许小微,一个不断挑战自我的女铁人。

来源:Don1Don 作者:徐小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