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明杰,在赛场上我们都叫他莫,他的个性比年龄更老,他开玩笑的说自己鸡婆、龟毛、又爱管閒事。他喜欢骑车、懒得练车却又爱比赛,非体育科班出身的他曾征战过环台赛、环冲绳等国际赛事,虽然竞赛成绩马马虎虎,但对他而言,竞赛除了速度与名次,更是一场畅快神驰的刺激享受。

出国比赛后,才知道台湾的单车赛事在品质上远远落后。我们明明可以做到却没有人愿意做,他希望有朝一日台湾的赛事也能跟国外并驾齐驱,于是热心的他跳下来当工作人员,试着让台湾的赛事向上提升。

2000年于马来西亚Perlis公开赛,钟思伟(左1)、莫明杰(左2)、温智杰(中) 、苏小强(右2)、张寿生(右1)。

眷村生活:严格与严肃

成长于新北市,莫明杰的父亲是职业军人,母亲为家庭主妇,因此父母的管教极为严格,奠定他日后严谨的个性。专科时,他买了第1辆运动用公路车GIANT Road Race,但只算是玩票性质,直到役毕工作后,1996年,正巧上班途中新开一间单车店(由前任骑士协会理事长舒昌威及现任骑士协会祕书长何丽卿所经营,现已结束营业),他入手了一辆更专业的公路车,也因此加入车队,深入单车文化。

莫明杰在加入车队后,利用下班时间勤奋的练车,体能水准在市民组之上,菁英组之下,曾参加过环台赛、出征马来西亚等国际赛事。1998年,在那距离不到20年的台湾,一年仅有屈指可数的单车活动及赛事,能出国比赛是种荣耀及幸福。

单车俱乐部是社会的缩影

随着单车运动的风行,单车活动与赛事的普及,全台各地的单车俱乐部与日俱增,而俱乐部的成员来自四面八方,俨然是社会的缩影,随着人多口杂、迷失初衷,他难以在车队中找到单纯骑车的快乐,于是淡离车队。1999年,何丽卿在经营车店之余也筹组骑士协会,何丽卿一句话感动了莫明杰,于是让他在比赛之余也同时协助竞赛事务。

“参加比赛是享受,当我们有能力时也试着回馈贡献,提升整体环境。”

04-2010������ITU���������

莫明杰主要负责赛事计时。早期的单车赛事要一周后才公布成绩,在现今科技及流程管理的结合下,赛事成绩可即时精确地公告于网路。

由于莫明杰与自行车骑士协会深度互动10余年,平时有一份全职工作的他主要负责越野巡迴赛事规划及竞赛计时,自谦只是帮协会打工。由于他并非协会的内部编制人员,同时也爱四处参赛,得以用较为客观的立场来剖析台湾的各单车协会,以下为笔者与莫明杰针对台湾单车赛事发展的问答集。

Q:现今单车赛事的报名费会太贵吗?例如环花东的报名费要2千元,总成绩冠军的奖金却只有1万元,如此比例合理吗?

莫:不合理,报名费可以再高一些。一场安全又公正的公路多日赛,必然要动用到大量人力及交管人员,这些都是庞大的开销,在目前的情况下,得再提高报名费或是得到企业赞助才可能让协会提升赛事品质。

台湾不同于热爱运动的国家,他们可以免费动用专业的志工群,而单车文化不普及的台湾,从志工到裁判都要花钱,交管警力也需误餐费及加班费,再加上物价连年上涨因此提升了赛事成本,在有限的赞助及经费下,专业度及奖金难再提升。

05-2011������������Kanagawa100K������

莫明杰于2011日本狩野川100公里挑战赛。

Q:为何单车竞赛在台湾不易推广呢?参加竞赛的总是熟面孔,难以见到新血加入,是哪里出了问题?

莫:在台湾,“单车运动”已是大众休閒,但“单车竞技”却是小众运动,竞技是有深度的文化,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及精力才能进到这金字塔的顶端,入门门槛高自然不容易推广。因此在全民赛制规画上就该更用心的去做全盘考量,让新进参赛者有进步的成就感,而成熟的参赛者可与自身实力相当的选手切磋精进。此时赛事主办单位的观念及专业就非常重要,除了执行魄力同时还应具有教育的责任,把正确的竞赛观念透过赛事举办传达给参加者。

协会要办好一项赛事需要俱足两项能力-行销、行政能力以及竞赛执行能力,简单的说就是在赛前要会找钱,在赛中要会办事。很可惜,台湾的民间团体尚未成熟发展,因而形成“会办事的缺钱,有钱的未必有能力办事。”民间协会需要有其他业界的专才来协助,依靠“专业的门外汉”才能注入力量,让他们抛出新想法,将饼做大而不是画地自限,去开拓异业合作的赞助,而不是局限在资源有限的单车产业。

至于民间协会为何仍缺乏专业的优秀人才呢?主因为协会提供的待遇相较于其他产业来得不吸引人,工时长假日又要出勤,容易让人才在工作一段时间后离职,协会再重新训练人员,就像个职训局。时代在进步,希望民间协会也能与时俱进。

Q:你参加过许多国外经典车赛,例如环冲绳、富士山等,台湾有可能办一场单车经典赛事吗?

莫:不容易。目前台湾最知名的公路多日赛-环花东,是以环冲绳为范本,在经过10多年的学习及成长后,目前的赛事水准的确可比拟环冲绳,影响力也扩及日港澳,但也有一项差别,冲绳当地居民热心投入车赛,这种文化及感动是台湾体验不到的。

如果谈到富士山登山赛,我会直言台湾现阶段办不出类似赛事,有以下原因:1.富士山拥有绝佳的天然美景,赛前还有净山活动宣导环境保育;2.主办单位在活动当日封山,单车骑士因此拥有安全又不受干扰的赛事体验;3.该场活动严格控管报名人数。反观台湾,我们有可能封整座山或整条路来举办赛事吗?困难重重,因此我们在先天条件上就输别人了,更别谈到许多协会为了吸收更多的报名费而不控管报名人数,甚而冲击天然生态。

要办一场国际级经典赛事要结合三要素:天时、地利、人和。太鲁阁登山赛有成为国际经典的潜力,在100公里的赛程中能呈现峡谷景观及高山震撼,但这场要爬升海拔3275公尺的赛事难度太高,2012年仅有221人完赛,要引起台湾人的共鸣有些难度。

06-2011���������������������������_ANDY

莫明杰(左)担任2011台南环府城计时工作人员也同时下场参与二天赛事。Photo:Andy

Q:单车热潮后,单车协会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他们是有热情想推广单车运动,还是其中有暴利可图?

莫:我乐见于运动协会在数量及质量上的成长,有更多协会才有更多的活动及赛事,如此也能加速推广单车运动,车友也能像消费者一样自由选择,而不受限于单一协会的独大及垄断。我不在乎协会是否以营利为目的,毕竟协会要能赚钱才能永续发展,我在乎的是该协会的主事者是否热情多一些私心少一些,多做些事来推广单车运动。

一场好的赛事要有顶尖的运动员、各有专精的技术人员、砂盘推演的赛会规画、热情加油的观众,因此要成就一场成功的赛事并不容易;相较之下,全民活动及挑战赛较容易举办,大会只需要照顾好参赛者,确保第1位完成者与最后1位完成者拥有相同规格的待遇。但无论是竞赛还是活动,都要确保参赛者有愉快的神驰体验,如此才会吸引更多人参加。简而言之,办比赛不容易赚钱,要办活动及挑战赛才有利润。

07-2011���������������_���������

莫明杰热爱比赛,于2011阿里山挑战赛。Photo:幸运草

Q:你如此的奉献于自行车赛事,你的出发点是为了甚么?在付出的过程中又得到甚么?

莫:我并非科班出身,出于对这运动的热爱,延伸至相关的技术规则,计时系统亦是重零开始钻研,如果真要说我奉献了甚么?那顶多只是热情跟时间,在付出的过程,能认识比自己更有热情、专业的人士,那是一件令人振奋的事,激励我不断成长。

我想得到甚么?我希望有更多人热情的投入单车赛会,随着累积经验而提升专业能力,让台湾的赛事品质更佳,逐渐缩短与国外的差距,而我们就能在利他的过程中也利己,毕竟最喜欢的还是单纯的骑车,享受比赛的乐趣,让自己有朝一日不必出国就能享受高规格的赛事。

共同开创一场让台湾骄傲的比赛,提升全体,也为了自己。

THE END

文章来源:don1don 作者:爱轮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