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超级马拉松跑者运动员卢明珠跑步女生运动美女

南横赛前我感冒(还断断续续三周)+摔车,过了一阵子小低潮期,却是因为又再看重播电影“刺激1995”有所感召(启迪),其中有两段情节深深着迷。

摩根费里曼口白说着他们在户外公差因Andy意外的获得啤酒,关于想像自由飞翔,及Andy在中央台播音室播放着“费加洛婚礼”的女高音演唱,当时,天籁般的嗓音透过广播器送至全鲨堡监狱中,虽然许多人听不懂音乐唱的是什么,可那丝绸般的女声却洗涤所有囚犯的心灵。Andy:“世上…有些地方…是石墙关不住的…在人的…内心,有他们管不到的东西,是完全属于你的。”就算人被囚禁在石墙之内、就算被严格控管着生活作息,但有些东西仍是纪律和围墙无法束缚的,那便是Andy所称之──『希望』。

『Fear can hold you prisoner. Hope can set you free.』 (恐惧束缚着你的心灵,希望释放着你的心灵。) 电影“刺激1995”台词

小小解放了自以为的低潮期,这小小的病痛,根本没有什么嘛!

当我跑在南横的路上,越是艰辛,我越是想起了摩根费里曼的口白,在跑往向阳工作站中,我总是能想像我们飞越千山万水,自由的翱翔于海跋两千多的南横公路上,真的很棒很爽,关于可以用双脚一步一脚印的印证,想像自由飞翔。

过程中是很变态的将身体与心灵区隔,身体越痛苦,心灵却在放着“费加洛婚礼”的女高音演唱,眼睛看南横随海跋上升的景物,接近补给站前想着要吃什么补给犒赏身体,纵身于大自然的给予,那云海变化美极了!

在超马人生中,我们并不是随时有机会去见证许多跑友的第一次100公里以上的经验,谢谢你(你)们,这么勇敢坚决的完成初108公里超马赛,我总是受到感动、与有荣焉,为你们感到开心兴奋。

『Hope is a good thing,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
(希望是美好的,也许是人间至善,而美好的事物永不消逝。) 电影“刺激1995”台词

赛后在会场听到操山马爱跑教练说,他们100公里组在颁奖时,最后一个水站传来我剩下5公里就进终点,会场主持人邹上校拿着麦克风说:大家到终点前迎接明珠,我听到爱跑这样说,觉得很感动,主要是邹上校从开赛前就认真主持,直到下午晚上赛事结束,多少工作人员、志工从早忙到晚,我们选手都感受到了,跑者只要专心跑,这就是参加优质赛事的幸福感受,抱着感恩的心情参赛。

摩根费里曼口白:

『时至今日我也不明白那两个义大利女人在唱些什么。其实我也不想知道。有些事情还是不说的好。我情愿相信她们唱的是语言无法表达的美好东西,让你为之心碎。 我得告诉你这些声音冲上了云霄,超越了这个灰色地带中任何人的想像。就好像某隻美丽的鸟儿扇动着翅膀飞进了这个乏味的小笼子,让那些高墙随之瓦解,有那么极短的一刻,肖申克中所有人似乎重获自由。』

(I have no idea to this day what those two Italian ladies were singing about. Truth is, I don’t wanna know. Some things are best left unsaid. I’d like to think they were singing about something so beautiful it can’t be expressed in words, and it makes your heart ache because of it. I tell you those voices soared, higher and farther than anybody in a grey place dares to dream. It was like some beautiful bird flapped into our drab little cage and made these walls dissolve away, and for the briefest of moments, every last man in Shawshank felt free.)

我们的心取决于我们想做多少能做多少,跑2015南横108有感。

奥运会马拉松 :http://www.paobushijie.com/paobushuju/olympic-games-marathon-result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