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横越巴塔哥尼亚(Patagonia)的超峡湾极限越野赛(Ultra Fiord)是地表上最艰困的赛跑

将超峡湾极限越野赛(Ultra Fiord)称为“越野”可能还稍微轻描淡写了点。这场比赛的第一站于一四月中旬举办在智利的巴塔哥尼亚(Patagonia)的荒芜野地。在这个世界尾端,一场越野赛成为了最蛮横的体验。

想像你要在哥塔哥尼亚(Patagonia)如此梦幻美丽的景色中来场又长令人紧张的比赛,事实上,从鸣枪开赛之后所有的挑战都将是未曾经历过、甚至想都想不到的。

这也是为什么这场新的比赛会成为世界最艰困的极限越野跑赛。

为何称作Ultra Fiord?

这比赛很难有更适合的名字了。举办在神秘的巴塔哥尼亚(Patagonia),这条路线带领选手们探索因冰川侵蚀所形成又长又细窄的峡湾,一陆伴随着的是惊艷的景色,让人不免猜想下个转角会不会撞见哈比人。

赛事指导人Stjepan Pavicic开始筹办这场比赛时有两个理想:首先,赛道保留首段100英里在智利;再者,创造穿越巴塔哥尼亚(Patagonia)最有特色地理的赛道。

 比极限还要极限

“我们一开始为的是越野赛跑,而接着很快就理解到这不仅仅是越野:这是一场探险,在十分不友好的环境中探险。雨水、冰地、泥土、雪都减缓了我们的速度。”在70公里竞赛中,第二位完赛选手Sylvainne Cussot说,她上一次跑70公里赛花了6小时50分──而超峡湾极限越野赛(Ultra Fiord)花了她近乎两倍的时间。

“我的目标只有一个,就只是毫髮无伤,”她补充道,“很多人低估了这场比赛,在不了解环境的情况下,要跑完真的万分艰困,有太多不只是陡坡地势了,更遑论天气让难度大大加倍。”

超峡湾极限越野赛(Ultra Fiord)有多蛮横? 

Matthew Maynard分享了如上影片,是他参赛时录下的,如你所见,超级野蛮。

天气变化急遽

对付巴塔哥尼亚式的天气,选手们必须携带其他极限越野赛都未被列于必备品的特殊装备,他们没有选择,特别是当几个小时独自完成某个区域时,只有这些装备能拯救自己。

是的,超峡湾极限越野赛(Ultra Fiord)很痛苦。

真的非常痛苦!

比其他极限越野赛都困难吗?

33位参赛者中,只有11位完成了海拔高达6700公尺的100英里项目赛,胜者Browning赛后在部落格写道:“我刚跑完的比赛,比我15年来曾横越过的每一场极限越野马拉松都还要野蛮。这是我第二十一场100英里赛,而过程完全超乎我能想像。巴塔哥尼亚(Patagonia)拥有震慑到难以言喻的美景,但代价是你必须付出许多,你的身体更是如此。但如果这是场简单的比赛,就不会深植在人们心中了。”

超峡湾极限越野赛(Ultra Fiord)的下一站?

赛事组织团队会移到更热门或是更极限的地方,办下一场比赛吗?“我们希望能使比赛更热门于热衷于挑战极限的人,”赛事组织团队的Maximilien Triantafylou表示,“下一次,我们会确保所有参赛者都清楚知道即将面临的气候、赛道、地势。不过其实参加这样的比赛,不可能有任何损失的──要嘛赢、要嘛学到。”

图文转载使用授权:Red Bull台湾

奥运会马拉松 :http://www.paobushijie.com/paobushuju/olympic-games-marathon-result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