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材高挑,一头摇曳的长髮,皮肤白皙的王竹贤,第一次接触到她是在为运动商品主题拍摄的现场。看起来与一般麻豆无异的她,原来是一位马拉松大内高手!

2011年9月份开始接触跑步的她,三个月后就参加了第一场21公里的半程马拉松比赛,隔年三月便完成第一场42公里的全程马拉松,不断尝试探索自己极限的她说,觉得自己算是跑得很认真,不是跑好玩、挑战一场比赛就结束的跑步爱好者。

现在一星期进两次运动场训练速度,积极增强跑步能力的她,过去竟相当讨厌且“痛恨”运动。到底是什么样的改变,让她重新爱上运动,并与跑步结下深厚的缘份呢?

痛苦的跑步邂逅──激瘦压力下的运动

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毕业的王竹贤,因着亮眼的外型,从学生时代就是一位模特儿。“我以前有签经纪约,因为自己本来没有很瘦,所以运动对我来说是很痛苦的一件事。以前用过各式各样激烈的减肥手段,除了没有抽脂和吃西药之外,其他你想得到的方式我都试过了,花了非常多的钱。”

当然,减肥不外乎会接触运动,因此王竹贤也去亚历山大健身中心(目前已歇业)跑跑步机、做热瑜珈、骑健身脚踏车,或是到操场跑步,但是每一种运动都是在非常痛苦的情况下进行。“因为对模特儿来说,休息一段时间没有运动,裤子穿不下了就会很惨,会接不到平面的工作,因为拍起来就会很胖。”

儘管王竹贤本身已是苗条身材,但在模特儿圈中激瘦的审美观,她必须对自己的身材有严格的控制,“我自己觉得够了,可是别人都觉得不够,觉得我至少还要瘦五公斤以上。”她说,因为前几年跑步风气还没有那么盛行,大家觉得女生要激瘦,还不可以有肌肉。

“记得那时跑了一个月的操场,最后站上体重机只掉不到一公斤,效果很差,对运动很痛恨,没事的话根本就不会进行。”对她来说,运动只是一种工具,因此当经纪约一结束后,她就不再运动,并过着两三年醉生梦死、大吃大喝的生活。

全新的跑步体验──河滨公园开心的六公里

就这样不运动了几年后,重燃开始运动的契机,是在她一个朋友邀约登山的机缘下:“那时后有一个同学约爬水漾森林,因为需要八、九个小时,所以想说是不是要开始训练一下体力。”害怕被朋友海放的她,跟着朋友一起到河滨公园进行跑步练习,对过去仅在健身房与操场运动的她来说,第一次知道,原来河滨公园可以跑步。

“人生第一次那样子跑步,不知不觉就跑了六公里,那时候六公里是多远完全没有概念。”这一次,王竹贤产生了和之前为了减肥运动很不一样的感觉,她发现自己的心境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了,“可能是运动这件事已经没有目的性了”王竹贤说。

从来只有跑过操场的她,不知道自己可以跑多远、跑多快和跑多久,一直觉得六公里这个数字很恐怖,无法想像有多远,“很惊讶原来我一直以为很痛苦的跑步,竟然是在非常开心的状况下完成的。”重新开始跑步的她,第一次便以40分钟跑完六公里,令她印象相当深刻。

进入探索自我跑步极限的“大航海”时期

“之后,我自己又去跑了一次六公里,之后第三次又再跑了十公里,但是跑得非常慢,大概一个小时多。”2011年9月,开始接触10公里跑步练习的王竹贤,除了逐渐感受到跑步的乐趣,也对于自己从未试探过的跑步极限相当好奇,不仅自行进行了22公里的练习,也报名了当年12月21公里的初半马。“这个时候跑步对我的意义已经不太一样了。”,她说。

“那三、四个月的时间就像是大航海时期,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只是一步一步的往前跑。”2011年12月跑完初半马的她,紧接着在隔年3月就报名了她第一场42公里的全马赛事──万金石马拉松。

直到参加全马时,王竹贤身边并没有认识任何跑马拉松的朋友,都是自己练习和进行。从来没有跑过这么长距离的她,因为没有前辈朋友可以谘询,并不晓得该怎么准备和该注意什么,也不晓得自己的练习和准备是否充足,“那时只练到半马、什么都不知道我,其实跑到25公里时就知道自己不行了,关门时间是5小时40分,我在5小时38分时回到终点,我还是把他跑完了。”

2012年,台湾10公里路跑和半程马拉松的参与热潮才正要盛行的时候,王竹贤身边朋友都相当惊讶她的改变和表现,是她身边所有认识的人之中第一个参加全马挑战的人。“这一切只是因为当时那段开心完成的6公里,然后逐渐推进到10公里。”她说,因为她想知道自己到底能跑多远、可以跑多久,就像冒险的感觉,不知道一直跑下去会发生什么事。

真正享受跑步,改变的审美观

发现自己可以跑,也喜欢跑、享受其中的王竹贤,更发现跑步运动带给她意想不到的回馈,“当我不再减肥之后,就开始大吃大喝,但是我发现,大吃大喝久了之后,身体反而自己达成了平衡的食量,而这样子的平衡让我身体上下变动幅度不大;再加上运动后,我的体重有下降一些,但是这时候不管我再怎么吃喝,我都不会变胖了。”

过去因模特儿工作关係被减肥严重困扰的她,因为现在所维持养成的运动习惯增加了她身体代谢速度和肌肉量,让她得以在体重和与饮食之间取得平衡,不再受制于禁食和爆食之间的紧张压力关係中。

在真正喜欢上跑步后,她才反过来真的可以控制自己的身材。“我试了十年后才减肥成功,成功了两个原因,除了不再去控制饮食,自然找到一个自己该吃多少的平衡,另一个就是真的把运动当成兴趣了,才可以持续维持。”

这两件事加在一起,王竹贤现在即使是过年躺在家里大吃大喝,也不太会变重,体重也不会像过去溜溜球一样有大起大落的变化,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很追求要瘦到激瘦,腿要很细的审美观。

马拉松麻豆的身材训练小撇步

除了跑步时外在的服装搭配,王竹贤最希望的还是自己的成绩可以再进步,当然机能服饰不可或缺,“我第一件压缩裤是别人送我的,之前并不知道它的功效,一开始穿了之后发现跑完长距离的第二天,肌肉痠痛真的有比较减少,第二个就是跑步运动的当下肌肉的晃动会减少,施力比较顺,比较不会耗费多余的力量。”

穿过压缩裤后,现在也开始尝试腿套的使用,“腿套因为会把肉卡住,跑起步来有一种有人在支撑你的感觉,感觉很不错。”

不仅是马拉松,王竹贤还跨足进行越野跑与铁人比赛,日前第一次参与Salomon五指山越野赛,就拿下分龄组第三名,并赴宜兰梅花湖参与初铁三角。紧接下来还有美津浓接力赛,她将与一群跑步好手共同代表PTT路跑社参加,“我们是有组两队精英队,全部社员帮我们出钱报名,希望我们能为社争光。”被询问到下一个跑步目标时,她说像是今年年底的富邦和明年的渣打全马,都是她不会错过的挑战目标。

“每次跑虽然很累,可是都会得到不一样的感觉。”在重新认识和爱上跑步后,也许收穫最多不是那些卸下身材控制的重担,而是找回没有任何目的性、纯粹享受运动当下的满足回馈。

来源:don1don

跑步减肥瘦身 http://www.paobushijie.com/weight-los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