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运动比赛跑步赛事越野跑装备

“浸水营古道”因终年多云雾雨、湿气重,年雨量约有5200mm,有如长期沉浸在水中,因而得名。堪称台湾植物密度第二,仅次于南仁山区,早年此路线为原住民与汉人间贸易之通道,当时也是平埔族马卡道人移居东台湾的主要线道。

原古道以枋寮乡玉泉村(石头营)为起点,经崁头营、归化门、浸水营、出水坡、姑仔崙社至台东大武。整个步道设有许多岗哨,清朝叫做“营”,日本时代称为“驻在所”,管制人员进出,加强治安,营及驻在所位置重叠性很高,最大的驻在所派驻人员多达三十人。日本人为了镇压排湾族而修筑为理番道路,因此道路的最高警备点为“浸水营”,因而称为“浸水营越岭道”。 

浸水营古道自助跑马

由一群热爱跑步的同好,自助超马团队(硬铁泛家族~硬邦邦、铁人及泛泛)自办此路跑挑战古道赛事,其目的为推广南台湾浸水营古道美景、山林特色路线、提倡环保与自助的跑马文化,这次共有九十多位健脚勇者参加。过程中主办单位也相当细心,因在浸水营古道大树林西进登山入口处〈大汉林道23.5K叉路〉安排一个自助补给点〈唯一的补给点〉,在起跑时间前不久,陆续看见每位参赛者将个人补给品以塑胶袋(或纸袋)自行包装好,并註明姓名或识别交主办单位代运送;有的选手们未曾到过本次高海拔赛道现场,为求安全起见,彷彿抱者要去远足的心情,大包小包的送上补给车〈午餐想吃丰富些…〉,画面为其壮观也是赛事其一特色。

活动期间,主办单位也主动提供丰富补给品,BEER 50罐(铝)、沙士 48罐(铝)、运动饮料1.5公升24罐、矿泉水1.5公升12罐(补充不足,请自备) 、西瓜、香蕉、梅粉、饼干,糖果等。

再者,本次赛道不分组别年龄男女,参赛者共九十二位,竞赛路线为55公里,总爬升达1905m。本场自助超马赛道为求赛事安全考量,随行有紧急医疗技术员EMT"资格的5员跑者自动参赛,也让南部首场古道跑步赛事更添一份安全。

上午06:30团体照一拍完,选手一起倒数五秒后欢呼出发,疵石为维的阳光稍许露脸,展开古道实踏的跑程。由枋寮火车站出发→向中兴路→右转德兴路(接中山路)→过1号省道。许多当地早起民众加油声不断,不时追问我们要跑去哪里,了解后鼓励声更为惊奇,跑者也因为乡民的鼓励而更有前进的动力。

跑者的路程,继续东行经枋寮中华路→建兴国小新开分校→大汉林道 →浸水营古道大树林西进登山口(大汉林道23.5k叉路)→浸水营驻在所遗址→古里巴保山→出水坡→姑仔崙社旧遗址→姑仔崙吊桥→加罗坂大桥→大武溪河床→加罗坂部落→大武火车站(终点),比赛结束关门时间,为当日下午16:30 (10小时),而无法完成全程之选手,比照国外自我越野挑战赛方式,须自行返回终点。

景物依旧,人事已非

文献题到,在1945年后,浸水营古道一度成为国军特种部队山地特战训练场所。到1968年间,国防部为了在大汉山区顶端建立雷达站,也将从水底寮至中央山脉的路线开发为军用车道,也就是跑者所跑的大汉战备道,而古道西段的路线大部分被新路取代,过去为开放前,除当地原住民外,东段则很少有人行走而逐渐荒废,一直到1990年间,在保育相关单位与学者进行古道调查时,才又重新开始受到重视。

目前浸水营古道长约15.4公里,车辆不可通行,民众靠步行约一天之内可走完全部路程,古道海拔落差介于200公尺–1,450公尺之间,可以远眺南、北大武山、姑仔崙山。也因此,能在原始林中奔跑更增加横贯挑战跑者的探险感。

整个的赛道横贯台湾东西两地,它循着中央山脉大汉山东、西两条长稜而开,越岭点标高为1,450 公尺,这两道稜线坡度都十分缓和,路线几乎成一直线,古道全长约47 公里,沿途设有石头营、归化门营、六仪社营、大树前营、大树林营、出水坡营、溪底营、巴塱卫营等遗址〈部分年久失修已毁坏〉,当时皆有官兵驻守,有时跑跑停停,看见荒凉的树林中有着遗址的历史痕迹也别有一番特色。

历史文献记载,日治时代大正三年(1914),因排湾族拒缴枪械,而爆发“南蕃骚乱事件”〈浸水营驻在所事件〉,日警、眷属全数被杀,房舍被烧毁,很可能管制太严苛招致排湾原住民挟怨报复,历史文献未记载事件之前因后果。昭和11年(1936年)日本人撤癈浸水营驻在所,1945年台湾光复,2015年5月我们这群跑友行经拜访时,眼前只见残余石砌驳坎,房舍、围墙早已灰飞烟灭。日军也于大正六年,依循三条崙道及卑南旧道的路线整修,并调整部份路线。

用双脚跑出最美的风景

跑在大汉林道前往大汉山雷达站下方的浸水营古道上,除了享受这五星级坡度路段的挑战以外,远曜小琉球、枋寮、东港、大鹏湾,南台湾艳阳照顶,不时海风徐徐吹过,也可歇息片刻补充水分,途中经过的农舍工寮及辽阔山景,让一个又一个的历史画面与场景,在脑海里冉冉升起。

再累再疲惫的杂思与想法,在抵达大汉林道23.5k叉路的那一刻后开始兴起,望着补给点后方的路,告诉自己,原始古道美景正要开始。领完自助补给包后,短暂休息片刻,再与活动主办人陈邦生大哥短聊后继续出发,开始古道探访的正式行程,跑者与登山客的差异多分为速度,但背负採访摄影赛事纪录的我,见美景须捕捉,其速度也不能过慢,虽然不易,但也别有一番特殊滋味。儘管身体出现疲倦,但回想过去几百年来踏过这段路的前者,坎坷山路为完成其任务都能通过,疲惫感顿时抛在脑后。

在黄昏前终于顺利抵达大武姑仔崙吊桥,而到此也是古道越野赛的一段落,从高海拔下切于此,听着大武溪上游河床内,溪水滚动着碎石碰撞出的水花声,下到河床用溪水洗个脸,将跑鞋脱去浸泡短暂片刻,顿时一切的累都化作甜美的回忆,告诉自己,终于完成任务。

沿途山径虽然没有遇到许多的野生动物,但在这次路程,却让我多次看见蓝腹鷴、老鹰、猫头鹰、果子貍、豪文式蜥!相信这些动物见到我们这群跑者一定觉得….是在追我们吗….?

边跑边纪录,是我多年来参赛的作业方式,全副轻便摄像装备,藉由多年的赛事摄影纪录经验,用画面、文字与勤脚将精彩的赛事公诸于世。虽然速度快不得,又抱着担心被关门的心情….,不断告诉自己,古人都行我也行,也让读者知道:『画面是用双脚跑出来的』往往这简单的一句话,就是我最大的原动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介绍】

宋德威

现职:
户外探险运动 自由摄影师
云豹工作队 总教官
don1don运动网站 特约摄影

曾任职:
中视新闻、苹果日报、东森新闻 摄影记者

曾任:〈民间〉
高雄市防灾协会 陆域总教官
高雄市攀降协会 理事长
台中市搜救协会 山训战技教官

女性跑步指南 http://www.paobushijie.com/nvxingzhinan

返回顶部